17K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我女友可不止漂亮呢 > 71. 关于可爱和猎妈人是否可以共存这件事
    可能是因为对方的说话态度和邀请方式让她感到极其不爽吧。

    找她办事,就这?

    没表示、没邀请,没有前奏。

    突兀的邀请、突兀的质问式询问,突兀且略带绑架式的提要求。

    什么叫‘看她愿不愿意帮忙’,‘能不能给他们两个人创造机会。’

    不帮忙就是不愿意,不愿意就是不讲同学情是吧?

    怎么?

    要是她就是不呢?还准备再继续说点什么掏心窝子的话来绑架她一波呗?

    现在,墨楠北清楚的感觉到她心中的不爽已经逐渐累积到了无理取闹、扣字的程度了。

    但是良好的教养以及大量的被迫拥有的社交经验让她控制住了自己的情绪。

    她嘴角弯起了一个比先前更高的弧度(实际上与普通的微笑并没有什么区别),对着坐在她对面的几个人问道,

    “所以,你们是要我去问的意思吗?”

    听着墨楠北的问题,班级女生a挠了挠头,略带恳求着笑着道,

    “啊…就是如果方便的话。”

    “不方便。”

    没有任何的犹豫,墨楠北秒回道。

    “欸,就聊天的时候顺便问一问。”

    “我们不聊天。”

    显然是墨楠北的回应有些超出几人的预料,一直坐在角落里的班级女生d很是惊讶的开口对着墨楠北问道,

    “啊?真假,我看你们不是文化节一起负责嘛,他就真的这么不好沟通的吗?”

    “没有那么夸张。”

    墨楠北这句回应的言外之意就是,‘虽然没有那么夸张,但是他就是不好沟通,如你们之前所想的那样。’。

    而显然,这句并不是很难懂的话外音被这几位女生听懂了。

    几人唏嘘的对视了一番。

    “这样……”,班级女生b一边说着,一边转头朝着年级女生a看去。

    “诶,那还是算了吧,本来就是考虑考虑。”

    ……

    “对啊,我记得之前你不是还说七班的男生…”

    “要不看看,周末咱们好好商量一下对策?”

    “也行。”对此,这位叫做俞颜的年级女生a没有任何的意见。

    而在这之后几人又简短的聊了几句,话题忽然一转,班级女生a对着墨楠北问道,

    “北北,周末去你家如何?”

    …?

    “不太方便。”,想都没想,墨楠北就否定道。

    “欸?不会吧,不是听说你一个人住。”

    “嗯。但是家里人周末可能会来,而且我不大习惯邀请别人来我家。”

    显然,在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墨楠北是完全忘记了自己昨天晚上晚自习时对某人发出的邀请。

    不过这也都不重要,毕竟…这些人并不会知道这件事。

    听到墨楠北理由全面且完全合理的拒绝,班级女生a也意识到了自己的唐突,略带歉意的对着墨楠北双手合十比了几下,而后继续对着她问道,

    “啊,这样。那周末方便出来不?”

    “很忙。”

    “也是,你这成绩要稳住,着实是不容易。”

    作为一个成熟的人,班级女生a已经是那种会自动找借口并能自圆其说的人了。

    想来墨楠北也是因为这一重原因才会继续和这群人一起相处吧。

    毕竟在这强大的阅读理解下,墨楠北和这群人的关系还算是很不错的。

    “嗯。”,对于班级女生a的脑补,墨楠北也并没有否认,反倒是很是认真的点了几下头,肯定了她的说辞。

    “哇,还真的是辛苦。”

    “周末要学多久啊。”

    “估计都没时间休息吧。”

    见状,围坐在一起的女生都不禁对此表示敬佩,几人又对着墨楠北一番商业互吹后,一直以来主导着话题的班级女生a继续对着墨楠北说道,

    “那行,麻烦你回了这么多问题。

    主要是俞颜这个老花心多少有点问题。

    别人主动来找她的,她不喜欢,她就偏生喜欢自己挑的,自己挑就算了,还竟挑那些不喜欢她的,就离谱。”

    ……

    “嗯。”,墨楠北又点了点头,表示她知道了。

    这是…这个知道了并不是知道俞颜这件事,而是知道俞颜离谱。

    对于墨楠北究竟知道了些什么这件事,班级女生a没有过多的去考虑,她只是摆出了一副很是友好的样子,继续对着墨楠北说道,

    “不管怎么样,今天这事儿都谢谢你了,改天请你喝奶茶。”

    能混出圈子的人必然有其优点,像是这个班级女生a,她就非常的健谈、而且性格也很是仗义,属于长袖善舞的类型。

    就算墨楠北对于这件事很反感,但看着班级女生a这幅样子,她冲着对方也生气不起来。

    “不用,反正没帮忙。”,见此墨楠北只得用着异常友好的语气,对着班级女生a这样回答道。

    “哈哈哈哈,你这太客气、太生分了,咱好歹不是同班同学不是!”

    班级女生a连忙摆了摆手,而后就将话题转移到了别的地方去。

    “哦对了,关于文化节的事情,我们还有点事情想问你,你看……”

    随着聊天话题的逐渐转移,餐盘中的肉逐渐减少,墨楠北处于危险线暴躁的情绪,也逐渐的安稳了下来。

    又是和平的一个中午呢。

    ¥¥¥¥¥¥¥

    而食堂的另一角,李子千正和于宜一起吃着午饭。

    “你…怎么了?”,吃着吃着,于宜忽然放下了筷子,小心翼翼的对着李子千问道。

    “我怎么了?”

    ?

    抬头看着于宜贼头贼脑一副做贼的样子,李子千有些不解。

    “千哥你脸色这么凝重是怎么了?出什么事儿了?”

    ……

    “哦,我在思考一件很重要的事情。”,李子千一脸淡定的回答道。

    “什么事情?”

    事情的详情具体是…?

    有一说一,于宜他已经很久没有见到过李子千露出这样的表情了。

    这…到底是怎么了?

    遇到什么了?

    然而李子千的回答却远超乎了于宜的想象。

    只见李子千同样放下了手中的餐具,双手交叠一脸慎重道,

    “我在思考,关于可爱和猎妈人这两个要素是否可以共存这件事。”

    “啊?”

    ???

    这他妈的是什么?

    有一说一,于宜呆了。

    “说了你也不懂。”

    “啊???”

    “你的智商不足以参与这个话题。”

    “草。”

    他到底是为什么会选择去问李子千他到底怎么了。

    ¥¥¥¥¥¥¥

    饭后,天台。

    吃饭完后,李子千与墨楠北两人一前一后的来到了天台。

    不知从何时起,原本你死我活的天台战争已经彻底的被终止了。

    现在他们两人非常和谐的共享着这一块悠闲的、舒适的地方。

    ‘果然人类的习惯是强大的。”

    此时的李子千坐在老地方,看着半敞开的天台门如是感慨道。

    没过多久,墨楠北就来了,手里面照旧是带着一杯咖啡。

    有一说一,李子千觉得巴星克不着她来当代言真的是可惜了。

    这特么铁粉啊。

    一天三四瓶的喝。

    虽然是拿铁。

    今天,来到天台后,墨楠北并没有像之前那样坐在她心仪的高台上,不知道她出于什么样的想法,她面无表情的走到了李子千的旁边,坐在了距离他不足半米远的地方。

    李子千所坐着的地方有着一大片阴凉,许是今天太阳太大的关系,又或者是之前跑步不舒服的情况还没有得到好转,才让墨楠北做出这样的选择吧。

    有着这样想法的李子千,见状也就没有多说些什么,放任着对方坐到了他的领地上。

    毕竟她身体有可能不舒服不是?

    要换上平常,墨楠北想往这边靠一丢丢都是没门的!

    ╭(╯^╰)╮

    ……

    墨楠北在坐到了李子千旁边之后,就一直在叼着咖啡吸管并盯着李子千。

    视线赤裸裸、不带任何的掩饰,以至于李子千在发觉到墨楠北在一直盯着他这一点后,都有些不自然的战术后仰了一波。

    “你…在干嘛?”

    实在是顶不住压力的李子千略带迟疑的对着墨楠北如是问道。

    ……

    其实,墨楠北也不知道自己在干嘛。

    不知为何,现在的她就是忽然很想跟李子千说话。

    但是…她想不明白为什么。

    许是之前做错事之后想要弥补些什么吧。

    又或者是之前心情不好,想找个人互怼一下发泄一下。

    毕竟,只要和李子千说话,他们两个人必定会怼起来。

    怼架,可不是有意思的呢。

    ……

    脑中逻辑自洽了一波后,墨楠北随便找了个借口,对着李子千一本正经的解释道,

    “我想问问,你曲子练习的怎么样了。”

    哦!这事儿啊!

    他还以为墨楠北在寻思究竟应该怎么整自己。

    “还行吧。”,回想着昨天晚上自己认真、用心识完的谱子,李子千略带着谦虚回答道。

    “在识谱的时候,没有什么问题?”

    看着李子千一副自信的样子,墨楠北将信将疑的问道。

    “嗯。基本上是ok的。”

    “那就行,如果有什么不确定的,或者是有问题的今早来问我。”

    “好。”

    在李子千这样回答完毕后,墨楠北在沉默了几秒钟后,忽然又问道,

    “那今天晚上行吗?”

    “啊?”

    “练琴啊,你觉得用不用再识一天的谱子?还是今天就能去弹?”,墨楠北不懂李子千究竟在‘啊’些什么。

    她歪了歪头,双眼继续盯着李子千,等待着他的回答。

    “啊…不用,今晚是行的。”

    “嗯嗯,那就好。”

    墨楠北伸手摸索了几下下巴,然后继续对着李子千问道,

    “那,晚上练习的时候要吃东西吗?”

    “吃鸡?”

    “夜宵?”

    ……

    脑中快速的过了一番两人上述的对话,墨楠北在沉默了好两秒种后,眉头皱起、对着李子千骂道,

    “你妈炸了。”

    李子千:?

    “啊?”

    “你啊你妈呢!”

    李子千:??

    这个人,好端端的为什么忽然出口成脏?

    有毒??

    “你特么会不会说话。”,学着墨楠北的语气,李子千也不甘示弱的怼了回去。

    “谁先开的。”,见李子千摆出了一脸无辜的样子,墨楠北有些难以置信的瞪大了自己的眼睛。

    这个人为什么能…这么离谱。

    “你有什么证据证明那是我开的。”

    “蛤???”

    墨楠北疑惑+1。

    考虑着李子千讲道理的逻辑,她对着李子千继续反问道,

    “我要是证明出来了,那是我懂太多,我有问题是吧?”

    “是的,真乖,都学会自问自答了。”

    说完,李子千伸手摸了摸坐在他旁边的墨楠北的头。

    他仿佛是在用着自己的行动表示着,‘呦西,真乖,好狗。’

    墨楠北:……

    “你妈炸了。”

    “乖。”

    揉头×2

    墨楠北:……

    抬手,没好气的把李子千的手从她的头顶拍开。

    “咋的,特么摸上瘾了啊!”,墨楠北没好气的说道。

    有一说一,确实。

    墨楠北头发的触感和视觉上所看到的一致。

    软软的。

    就像是……摸以前家里养的那只金毛一样?

    ……

    奇怪的联想。

    而墨楠北在白了一眼李子千后,决定继续进行着先前被打断的话题。

    “那你夜宵要吃什么。”,她对着李子千继续问道。

    “一般不吃,但是忙的时候会吃肉。

    不过吃夜宵的话,不是很方便弹钢琴吧?”

    思来想去,墨楠北觉得李子千说的非常有道理,鉴于先前这个老狗又得罪她了,于是她回答道,

    “哦也是,那你饿着吧。”

    “草。”

    ……

    不过她到底是个心善的人。

    考虑到练琴很辛苦这件事,考虑到今天这个人还给自己买可乐了这件事,她思索了一会儿后,缓缓对着李子千开口道,

    “那或者弹完再吃也行,你自己点就好了。”

    “嗯。”

    “说起来,你喜欢吃什么。”

    “肉。”

    ……

    还真的是简单易懂的回答。

    不过,墨楠北并没有对这神奇的回复表示出任何的不满,她对着李子千投以了赞赏的目光后,说道,

    “巧了不是,俺也一样。”

    “废话,还有人喜欢吃菜不成?”,白了墨楠北一眼,李子千回答道。

    ……

    “你说的好像很有道理。”

    “那必须的,要不然怎么当你爸爸呢?”

    “……汪。”

    “草。”

    墨楠北与李子千两人关于谁是爹、谁是狗的这段对答是越发的熟练了起来。

    其熟练与熟悉程度甚至可以让两人完全忽略了这段互怼,直接快进到下一个话题当中去。

    墨楠北继续说着有关‘吃’的话题。

    “比较喜欢吃牛肉一点。”

    “嗯哼?”

    “只需要烤一烤就会很好吃了,牛肉。”,她继续解释道。

    “确实是这样。”,李子千对此表示了肯定。

    毕竟烤肉,又有谁会拒绝烤肉呢?

    “烤肉永远滴神。”

    “没毛病。”

    “那种焦焦脆脆的五花肉也很香。”

    “对对对对!你很懂嗷。”

    讨论起吃的,李子千可就来劲了,“回锅肉我也爱吃。”

    “非常下饭。”,墨楠北对此也表示了肯定。

    “红烧肉也不错。”,想了想自己常吃的肉,李子千继续补充道。

    “嗯嗯嗯!!!就是餐厅里面的,有的时候会吃到很肥的,会有点不开心。”

    “自己烧就好了。”,对于餐厅里烧的不好吃这件事,李子千的反应倒是没有墨楠北那么强烈。

    毕竟红烧肉这种东西,他只喜欢吃自己做的。

    “你会?”,墨楠北挑眉,以略带惊讶的语气对着他问道。

    “嗯。”

    墨楠北:!!!

    “放黄酒去炖就好了。”,李子千简要的对着墨楠北描述着,自己烧红烧肉时的步骤与细节。

    “哦吼!懂的懂的。”

    “你还会做饭?”

    见墨楠北忽然回了一句‘懂的’,李子千反倒是有些惊讶了。

    “对啊,要不然怎么办,顿顿外卖啊。”

    “对啊。”

    有一说一,他对于墨楠北这种人的印象就是这样啊。

    她怎么看都不像是那种会做饭的人吧?

    设定不对了啊喂!

    显然,李子千的表情已经完全出卖了他的想法,墨楠北见此下意识的嘟起了嘴,对着李子千骂道,

    “草,我又不是废物。”

    “什么?你不是废物!”

    “你妈炸了!!!”

    “那你也是废物。”

    “哦。”

    “否。”

    ……

    沉默了少许后,墨楠北继续道,

    “你妈的。”

    “骂人干什么。”

    “我没骂人。”

    “我是你爹。”

    “哦。”

    “否。”

    ……

    为什么…

    墨楠北感觉自己仿佛进了个什么奇怪的莫比乌斯环。

    这个人是要做什么?

    要治好她的语癖吗?

    一时间有些语塞,完全不知道该说些什么的墨楠北只能气鼓鼓的扭过头。

    越想越气的她又往边上挪了挪,只留给了李子千一个生气的背影。

    只是…有些事情吧,自己做出来是一种效果,落在别人眼里就是另一种效果了。

    就比如说,此时的李子千的关注点完全不在墨楠北‘生气’这件事情上。

    他的脑回路又转回了之前,他在吃饭的时候思考着的那个命题上。

    论猎马与可爱共存的可能性。

    虽然他并没有得出这个论题的结论,但是李子千却得到了某个分支论题的结果。

    ——果然,墨楠北还是不说话的时候可爱啊。

    有一说一,从刚开始开团的时候,他的目的就是这个了。

    毕竟,又有谁不喜欢看可爱的女孩子呢?

    ┓(′?`)┏

    这能怪他吗?

    不能啊。

    控制不住啊。

    这应该是人类追求‘美’的本能吧。

    ¥¥¥¥¥¥

    晚上,走回家的李子千没有直接回家,而是跟着墨楠北来到了24楼。

    有一说一,这应当还是他第一次单独跟着女同学回家。

    这种新奇的体验,让李子千的心情难免有些微妙。

    走进墨楠北的家里,李子千下意识的打量起了这间房间的摆设。

    格局同自己的房间一样。

    毛茸茸的地毯,深颜色的沙发,客厅一角处横着的钢琴……

    一切都在意料之中,又有些意料之外。

    毕竟谁叫漫画和里面,女生的房间都是粉色的呢?

    这种先入为主的观念,让李子千那面会有些好奇,墨楠北究竟会不会具有这种反差式的萌点。

    但显然,在这种事情上墨楠北是从来都不会让他失望的。

    就是那种,以你为我会有反差萌但实际上我并没有这种反差萌其实这亦是一种反差萌的感觉。

    两人都是效率的人,没有多唠些什么,也没有做一些浪费时间的事情,在墨楠北从餐厅拖了把椅子过来后,直接进入主题——练琴。

    当把琴谱摆放到钢琴上的那一刻,李子千的心情其实是激动的。

    毕竟这是阔别多年后,第一次碰钢琴。

    心里面的新奇感占据了快乐的主要部分。

    只不过……逐渐的…随着他的手与钢琴发生了接触,按出了声音后,这个过程就逐渐的折磨了起来。

    “不对,这个音错了!”

    “节拍!节拍!”

    “……算了。我的。”

    “你能弹出来就算成功了。”

    “细节!手型!”

    “啊啊啊啊!!!”

    ……

    肉眼可见的,墨楠北疯了。

    但这还并不是折磨的全部。

    墨楠北喋喋不休的叨念就好像是啰嗦到死的唐僧,竟说一些自己完全听不懂又搞不明白的话。

    “不是,你的手不分瓣的吗?”

    气愤间,墨楠北甚至伸手去拍了几下琴键。

    “你这里弹这么慢做什么,平时三分钟的手速呢?”

    ……

    所谓人的忍耐力都是有极限的,李子千忍了这么久他自然也是忍不住了。

    虽然他是菜的,但是他也有点忍不了了。

    于是,他深吸了一口气,对着墨楠北反驳道,

    “你特么来试试?”

    “别了,怕你尴尬,给你留点面子。”,墨楠北哼了一声后,对着李子千回答道。

    “不用不用,可别给我留面子了。”

    ?

    还有这种挑衅方式的?

    好家伙。

    但她墨楠北是这种怂开团的人吗?

    她必然不是。

    于是,没有任何犹豫的李子千从自己的椅子上站了起来,横着挪动到了李子千旁边,一屁股坐了下来后,很是不客气的把李子千从钢琴凳上挤了下来。

    “给爷看着。”

    说完后,她当着李子千的面现场简单的识了一遍谱,两手断断续续的把谱子过了一边后,紧接着一个滑音、抬腕、落下,从头开始甚至流畅的把李子千的那个声部弹奏了一遍。

    最后一个音落下,墨楠北起身,坐回了自己的椅子上。

    双手环胸,二郎腿嚣张的翘起,一点不客气的对着李子千嘲讽道,

    “你个废物。”

    话虽这么说,但她的眼神却若有所指的看向了某处。

    显然,她是没有忘记之前的团究竟开的是什么的。

    李子千:????

    这一顿操作属实是给他看愣了。

    无论是回怼的方式,还是墨楠北识谱的速度。

    还特么能有这种操作的?

    此时,他难免有点怀疑人生。

    不过既然墨楠北都给他示范了一遍,什么你行你上自然是不大行了的。

    于是他叹了口气,模仿着墨楠北的样子,继续练了起来。

    十分钟后。

    听着李子千惨不忍睹的练习,墨楠北有点忍不了了。

    “算了,我带着你弹吧。”

    说着,墨楠北坐到了李子千的旁边,手放到了高于他左手一个八度的地方。

    就像是小时候她钢琴老师带着她练琴的时候一样。

    她和李子千弹同样的内容。

    这样省去了李子千识谱的过程,也能够让他快速的意识到自己什么地方弹错了。

    虽然累是累了点,但墨楠北觉得总比自己坐在座位上,听着李子千弹,受折磨要强。

    琴凳的位置有限,此时墨楠北近乎是贴着李子千坐着的。

    此时的他可以清楚的感受得到,自己右腿与右臂上传来的柔软的触感。

    果然,她很软啊。

    回想着今天拎胳膊时的感觉,李子千不禁这样想到。

    “喂!发什么呆啊!弹啊!”

    见自己明明说了三二一开始,可是李子千就是一直一动不动,墨楠北转头对着他喊道。

    “啊,好。”,愣了一下后,李子千连忙应道。

    “专心点!”

    说完,墨楠北气鼓鼓的转头回去。

    是薰衣草为主的主调。

    李子千在下一次呼吸的时候确认了这一点。

    显然他的注意力根本就没有在琴谱与放在琴键上的手上。

    而这样所带来的后果必然就是…弹错了。

    “这里弹错了,是这个音!”

    见李子千弹错了,墨楠北连忙转头朝着他手的方向看去。

    只是…这一看,墨楠北更崩溃了。

    “哇!你这是个什么奇怪的手型!!!!你弹这个地方的指法不对!”

    就像是发现了什么难以接受的恐怖物种一样,墨楠北的声音中都夹带着了浓浓的崩溃。

    长段音阶弹奏的时候,换指的指法是非常重要的,要不然很容易就出现‘够不到’、‘做不到’、‘这段音阶凭我这五根手指完不成’的情况。

    考虑到李子千是个废物这件事,墨楠北对着他重新示范了一下。

    “要这样!”

    “……”

    李子千尽力的对照着墨楠北的快速演示模仿了一下,而显然他的模仿依旧有大问题。

    墨楠北脸上的绝望更多了几分。

    “不是,这里要用四指,然后这里用二指!这个样子!”

    似乎是见李子千的手指‘缠绕’在一起的样子过于魔怔,墨楠北有些恨铁不成钢的叹了口气后选择直接上手。

    她不指望李子千能学会了。

    她去摆还不行吗!

    于是墨楠北的两只手分别抓住李子千左手的两根手指头,控制着他的手指将先前自己所说的与演示的弹奏了一遍。

    “懂?”

    墨楠北转头恶狠狠的朝着李子千问道。

    “懂。”

    “懂了什么。”

    看着李子千颇有些充满智慧的表情,墨楠北皱着眉头对着他提问道。

    “大概就是这个样子。”

    “错了错了!”

    “啊啊啊啊”,都说了是四指!!!

    ……

    于是,墨楠北又抓着李子千的手指头,又演示了一遍。

    只是…李子千的注意力又双叒叕转移了。

    墨楠北的手很凉,手也并不大,看起来柔弱又纤细。

    但是…就是这样的一双手捏着他手指头的时候却很是有力气,偶尔捏到骨节的时候还会有着隐隐的痛觉。

    ……

    这个人的身上为什么处处充满着矛盾。

    联想到今天中午深思却没有答案的命题,他不禁又叹了口气。

    不过哦…就是这样的一双手,他真的很难想象,墨楠北之前究竟是怎么弹出来那首拔剑神曲的。

    没记错的话,那曲子八度跨度还不小。

    就这一双手而言,只能说,挺难为她的。

    见墨楠北似乎真的已经要崩了,李子千也没有继续开小差了。

    毕竟,炸毛虽然可爱,但真的疯了,就不打好了。

    于是,在认真的练习中,时间就这样很快的过去了。

    其实…有一说一,对于李子千本人而言,练习的过程并没有他想象中的那样折磨。

    墨楠北从最初的毒舌,逐渐的变成了后续的崩溃和炸毛。

    讲道理,看着墨楠北一脸崩溃的样子的时候,李子千的心情其实是快乐居多的。

    可能,这就是人类的悲欢各不相同吧。

    不过…因为这重原因,在练习的时候,李子千甚至还故意的弹错了很多次。

    不是为了别的,他其实就是想看看墨楠北的脸上究竟还会出现什么样的表情。

    气鼓鼓的,(○`    3′○)的极限究竟是在哪里的。

    而且…在这个近距离的观察当中,他跑题的发现,墨楠北的五官还是很具有特色。

    比如说,她的眼尾是狭长的,眉毛也很纤细。

    而且意外发现是…她平时看起来眼睛狭长不过是因为没精神罢了。

    其实她正常睁开眼睛的时候,眼睛还蛮大的,不用带美瞳都可以看到完整瞳孔的那一种。

    至于说为什么他会发现这一点呢,那纯粹是因为在之前练习的时候,他逼着墨楠北开眼了。

    有一说一,那一瞬间其实还真的是非常有意思。

    如果不是情况不对,他真的要笑出声的那种。

    墨楠北脸上的颧骨微高,兴许这就是她看起来有那么一些高冷的缘故吧。

    嘴巴…相较于寻常比例来说是严重偏小了。

    文中所谓的樱桃小嘴,大概也不过如此了。

    而且嘴巴小这件事,在她嘟嘴的时候,是越发的明显的。

    还真的是…可爱呢。

    炸毛的时候也是。

    小小的一只,无能狂怒的扎了起来。

    像极了…废物。

    显然,如果此时正在去厨房给李子千拿饮料的墨楠北知道他脑子里想的都是这些逼歪应的话,绝对会把饮料直接倒在他脑袋顶上,让他知道什么才是真正的力量的。

    ……

    晚间的练习很快就结束了,在道别了已经彻底崩溃了的墨楠北后,李子千回到了自己的屋子里。

    吃夜宵吧。

    如是想着,李子千决定犒劳一波努力的自己。

    就炸鸡了。

    滴滴滴。

    熟悉的电脑声音又响了。

    好巧不巧,卡在了自己刚定完外卖,正打开游戏、点开大乱斗寻找对局的时候。

    【猫南北:不想码字惹邀请你来橙瓜拼字,目标:4000字,房间号:憨态可掬】

    【千山:巧了不是】

    【千山:「图片」】

    【猫南北:……】

    【猫南北:你为什么今天这么怠惰。】

    【猫南北:行不行啊!】

    【猫南北:码字人啊!】

    【猫南北:勤勉一点啊!】

    ……

    为什么不码字?

    看着猫南北上述的质问,李子千在心中怒吼道:

    因为累啊!

    刚刚练琴完,还要他继续去敲字?

    不好吧?

    这手,也是会累的啊。

    就在他准备解释些什么,或者说准备放弃挣扎,好好码字的时候,消息又发过来了。

    【猫南北:我上线了,带我一个】

    【千山:……】

    所以这个人,刚才究竟在说些什么屁话。

    【猫南北:先进房间,十五分钟之后开】

    【猫南北:打完游戏再进就来不及了】

    【千山:1】

    在游戏寻找对局的途中,李子千继续在给猫南北敲字。

    【千山:所以你究竟是站在什么立场上跟我说的这些屁话】

    【猫南北:站在我的外卖还没到的立场上。】

    【猫南北:站在我等会还要吃东西的立场上。】

    【千山:你可以边码字边等外卖。】

    【猫南北:那不行,没有状态。】

    【千山:你可拉倒吧。】

    【猫南北:?】

    【猫南北:你牛逼,你倒是写啊】

    【千山:今天不行】

    【千山:累】

    【猫南北:你个废物!】

    【千山:?】

    【千山:你牛逼你怎么不日万啊今天】

    【猫南北:累】

    【千山:????】

    结束两个人无休止互怼的,是游戏对局的开始。

    二十分钟后。

    很快,一把愉快的大乱斗就结束了。

    而恰巧此时,李子千的外卖也到了。

    与猫南北说了声掰掰后,李子千就坐着吃外卖了。

    今天的大乱斗打的确实是舒畅。

    他喜欢大乱斗有几个原因:

    1、时间短

    2、莽就对了

    3、只要玩大乱斗,天天都有五杀

    这就很让人愉快。

    就像今天,就在外卖小哥来敲门前的半分钟,他就轻松的拿到了个五杀。

    而对面也像是明白了什么是放弃一样,直接点击了投降。

    李子千边吃着炸鸡,边刷了会儿视频,时间很快就又到了熟悉的十一点。

    十一点,是生死时速的时间。

    肉眼可见的,猫南北房间里的咸鱼都在此时动了起来。

    果然有句话说的是没有毛病的,死线真特么的是第一生产力。

    促进人类进步的从来都不是勤勉,而是死。

    ¥¥¥¥¥¥¥

    第二天,墨楠北又是在五点三十分钟左右的时候来到了李子千家门口。

    咚咚咚。

    学聪明了的她今天在敲门后特意等待了一段时间。

    只是……

    一分钟过去了,她并没有得到任何的回应。

    ……

    咚咚咚。

    咚咚咚。

    咚咚咚。

    ……

    ?

    脑袋上有着少许的问号,墨楠北拿出手机,登上qq切上小号,给李子千的qq发了一连串的问号过去。

    而另一边,躺在床上、皱着眉头的李子千听着手机不停的嗡嗡声终于是睁开了眼睛。

    头晕、眼花、鼻塞、还有着少许恶心。

    他下意识的伸手摸了摸额头。

    哦草,是烫的。

    无论是从哪个角度上去考虑,今天这学他是去不了了。

    拿起手机,看着小号上收到的一连串的问号,又看了一眼手机左上角的时间,李子千恍然,墨楠北是被自己丢门外了。

    【李子千:……】

    【墨楠北:?????】

    【李子千:抱歉。】

    【李子千:生病了。】

    【墨楠北:?】

    【李子千:发烧。】

    【李子千:刚醒。】

    【李子千:今天不上学了。】

    【墨楠北:。】

    【墨楠北:1】

    收到了消息后,墨楠北在门口略有些不愉快的嘟起了嘴。

    把手机放回兜儿里,抬头朝着李子千家紧闭着的大门看了一会儿后,她转头走上了电梯。

    坐在电梯里,看着楼层一层层的下降,墨楠北深吸了一口气。

    今天…吃什么?

    意外的,本来有着诸多候选项的‘今日早餐’在此时瞬间清零了。

    ……

    站在原地,抿了抿嘴,又思索了片刻后,墨楠北朝着某个方向快步走去。

    ¥¥¥¥¥¥

    在墨楠北把自己叫醒后,李子千在床上翻滚了两分多钟。

    深吸了一口气后,他决定去洗把脸。

    毕竟…这能让自己舒服一会儿。

    洗完脸后喝了半杯热水,李子千又躺会了被窝里。

    困意瞬间爬满了他全身。

    脑袋很沉,身体也很重。

    嗡嗡。

    忽然,手机静音后的震动声又响了起来。

    拿开一看,他发现是墨楠北发送过来的消息。

    【墨楠北:还醒着么?】

    【李子千:?】

    【墨楠北:东西挂门口了】

    【墨楠北:活着的话,自己去拿吧。】

    【李子千:???】

    但李子千的问号并没有得到回复。

    皱了皱眉,深吸了一口气,无奈之下李子千又从床上爬了起来,拖着沉重的步伐来到了门口。

    推开门,反手从外面的门把手上拿下口袋。

    哦吼,还挺沉。

    一个大的纸质口袋中放着三小包东西。

    一包是药房包装的口袋,一包是…早餐,还有一包是…各种各样的喝的。

    ……

    她这是给自己去买药和早餐了?

    还特么能有这种事儿?

    还特么能有这种好事儿?

    此时李子千的心中除了慌张就是慌张。

    这饭…能吃吗?

    真的没有问题吗?

    拆开包装带一看,好家伙还特么的是粥。

    鸡丝粥,两个小包子,还有少许的小菜。酱牛肉几片配有一个煎蛋。

    这顿早餐用丰盛来形容都不为过。

    这是墨楠北能给他买的东西?

    这家餐厅李子千认识,离他们这不近。

    就算是打车来回,也需要五分钟左右的时间。

    ……

    啊这……这……

    就在李子千这样想的时候,他的手机又响了。

    嗡嗡。

    【墨楠北:我妈说了,大热天感冒发烧的都是傻子】

    嗡嗡。

    【墨楠北:但是傻子多吃点,睡一觉病就好了。】

    紧接着她的头像就暗了下去。

    ……

    看了看消息,李子千心中瞬间多了一种微妙的情愫。

    感动?

    感激?

    ……

    害怕?

    ……

    深吸了一口气,选择性的放弃去思索这些在头痛时想不明白的问题。

    李子千拿勺子喝了口粥,又吃了口肉。

    虽然因为感冒味觉略有些缺失,但他也还是能够感受得到这些食物的美味。

    身体上的难受虽然没有什么变化,但本因为感冒而糟糕的心情却意外的好了起来。

    ……

    思考了一番,看着这桌子上丰盛的饭菜以及还没来得及看究竟都有些什么的饮品,李子千拿起了手机。

    【李子千:谢谢】

    过了约有两分钟,他收到了回复。

    【墨楠北:没事,毕竟父爱如山。】

    ……

    这个人为什么,总有一种能够一句话瞬间改变氛围和心情的本事?

    深吸了一口气。

    李子千,抬手回复道,

    【李子千:总有儿子想当爹。】

    【墨楠北:哦。】

    【李子千:否】

    【墨楠北:?????】

    【墨楠北:你特么还是病死吧】

    【李子千:?】

    【李子千:谁特么先开的?】

    【墨楠北:你妈炸了。】

    【墨楠北:再你妈的见】

    【墨楠北:到学校了】

    【墨楠北:滚去睡吧!死废物!】

    【墨楠北:赶紧给爷爬!】

    ……

    “哈哈哈哈。”

    看着墨楠北气急败坏的发了一连串的消息,李子千笑出了声。

    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其实他感觉自己现在换套衣服去上学好像也完全没有问题了的样子。

    果然,可爱其实是能治病的吧?

    果然,其实有些人当个哑巴一定很讨人喜欢吧。

    哦不对,如果一直可以像昨天在操场上那样说话的话,多说点也不是不行。

    真的是…

    带着这样复杂的想法,李子千吃了几片药,又多喝了一杯热水。

    他选择回屋去睡觉了。

    毕竟,心情好的时候去睡觉,应该会做个好梦的吧?

    

http://www.cdyzzx.com/22_22760/1013911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cdyzzx.com
17K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cdyzzx.com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