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K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的游戏 > 第二十二章 还是老趟子手靠谱些
    李敏一见到凌子靖不知为何总感觉有股熟悉模样,看他红着的脸,支吾的回话样子,更让她觉得亲近。

    上菜后李敏像个大姊般不停帮凌子靖夹菜,热情劝说要他多吃点,又旁敲侧击地问他的出身经历。他对李敏没有太多防备心思,没几下就都交代的清清楚楚。李敏得知他也算是洞庭湖一带的人,算是半个老乡,对他更是亲切。更向他说了些长河帮的事情,甚至劝他做镖师并不是个好的发展,想招他进长河帮。

    长河帮是江湖上有名的十八帮之一,总舵在岳州。岳州自古就是交通要地,北枕长江,南纳三湘四水,怀抱洞庭。虽然在长河帮在十八帮的排名偏后,帮众人数也不是太多,但控制着多条水路航道,水上的实力却是不容小觑,在洞庭湖一带更是当之无愧的第一大帮。

    杨雄在一旁听了李敏的话,便有一搭没一搭的跟阙亨问起了凌子靖的事。阙亨没放在心上,有问必答,更是对凌子靖的武功跟学武天赋赞不绝口。用完餐后,长河帮众人还要赶去南阳,便要先行离去。阙亨与凌子靖送长河帮众人到客栈门口。阙亨跟杨雄相约下回到岳州时一定要来个不醉不归。李敏也跟凌子靖说有到洞庭湖一带务必要去找她。四人这才上马离去。

    阙亨跟凌子靖回到客栈内继续喝茶等待林建雄等人的到来,没多久阙亨跟凌子靖都感觉被人盯上了。

    阙亨不动声色低声道:"这间客栈八成有武侯帮的人,刚刚跟长河帮的人说多了,有可能是被听到了。"

    "现在怎么办,是不是不要进襄阳,等健雄哥他们到了一齐走老路绕过去。"凌子靖道。

    阙亨沉吟一下,道:"现在还不确定是不是武侯帮的人,先静观其变,如果是的话,我们没进襄阳他们不会对我们怎样,只是我怕刚刚说的话传到他们耳中,有可能故意找我们的麻烦,但如果不是武侯帮可能会更麻烦,我们不知对方底细,反而防不胜防。不过不管是谁,为了保险起见,现在最好还是不要进襄阳。"

    "我也认为最好不要进襄阳,我先到门口等健雄哥好了。"凌子靖道。

    "不!你去看好马,免得被人先下了手,我去门口等健雄。"阙亨道。

    凌子靖走到客栈后头,果见正有人牵走自己跟阙亨在马厩里的马,立刻喝道:"牵我的马要去哪里!"

    牵马那人闷声道:"掌柜的交代帮客官的马牵去洗洗!"

    凌子靖过去夺过缰绳说道:"不用了,我们赶路!"心里不由松了口气,幸亏阙亨经验丰富,不然这回连马都先被缴了。

    那人也不说话,快步离去。

    凌子靖牵着马走到客栈门口,却见阙亨正向着来路打着镖局的手势暗号。

    秦超远远看到阙亨站在客栈门口,口中一声欢呼,便加快脚步跑过去。林健雄见到阙亨暗号知道有状况发生,见秦超已经跑去却是阻止不及,却见李奖也要准备跟上,忙趋马上前一马鞭抽在李奖背上,李奖只感背上一阵热辣辣,放下车摀着背一脸不解地看向林健雄,此时林六却是已经推着车朝着小镇的另一方向过去。原来林六也看到暗号,虽然这些天被林健雄整的非常的惨,但面临到状况,老趟子手的生存本能还是懂得趋吉避凶。

    林健雄低声对李奖喝道:"跟上林六!"纵马小跑超过林六,眼角却是盯着阙亨的暗号看完后,又将马速放缓,便不再理会。

    李奖犹豫了一下,还是推着车跟上林六。

    阙亨见林健雄已往另一个方向而去,不由松了口气,这时秦超已跑到客栈前,口中嚷嚷着道:"吃饭了!吃饭了!"秦超虽然变得有点傻呼呼的,但是基本的认知还是正常。

    阙亨感到非常无奈,像秦超、李奖这种临时的趟子手,没接受过培训,不知道镖局惯用的暗号,不像林六一看到自己打出有状况的手势,立刻转往别的方向走。不过幸好秦超没有推车。"

    这时客栈旁一间屋子里突然冲出了八个人,手持各式刀棍,向客栈这边包围过来,其中一人叫道:"宁远镖局的,你们忘了我们是怎么说的,敢进到襄阳境内,还敢骂副帮主是老狗,给我留下。"

    阙亨见状叫道:"子靖挡住!"

    凌子靖抽出宽剑迎上,一阵兵刃交击声立刻密集响起。

    阙亨对秦超道:"逃,能逃走最好,如果逃不走,就说你是临时帮忙推车的。"话说完便上马牵着凌子靖的马叫道:"子靖!撤了!"

    武侯帮的八人是寻常啰啰,武功都不是很高,凌子靖已砍翻三人,其他几人见凌子靖剑势凌厉,一时间只是包围不敢上前,只是口中叫嚷着。凌子靖听到阙亨叫唤,回身奔向阙亨跳上马,两人立刻策马快跑离去。这时秦超还傻楞楞没反应过来,待到马已跑了一段距离后,才匆忙追去。

    林健雄拐到另一条巷道,林六跟李奖推着车快步跟着。车轮发出扣扣扣扣的声响,像是要催着他快跑,压迫得他背脊脑门发麻。他知道越慌乱就越容易出麻烦,依然让马以正常速度走着,不引起注意。

    突然传来一阵密集的兵刃交击声,林建雄心想应该是阙亨跟凌子靖与对方交上了手,这下反而让他放了点心,只要对方围住两人,就没多余的人力跟心思会注意自己这边。李奖推着车快步跑到他的身旁,焦急的问道:"健雄哥,现在是什么情形,超子会不会有危险啊!"

    林健雄气得想拔剑杀了李奖,什么时候了还问这种事。不过转念又想,如果杀了李奖,等于这趟出镖两人答应给的钱就没了,而再少了一台车,回程装的货又更少了,现在当务之急是赶紧离开这一带,免得也被卷入其中,强忍怒气对李奖道:"推着车跟着我,其他事晚点再说。"

    李奖还是焦急地看着林健雄,林健雄恼羞成怒一马鞭抽在李奖肩上:骂道:"我说的话是没听懂吗?"

    李奖吃了一鞭,痛的龇牙裂嘴,然后委屈的低头推着车。这时又传来一阵急速远去的急促马蹄声,林健雄猜想应该是阙亨跟凌子靖正在脱离当中,刚放下的心又再提起,也不敢在镇上多停留,加快马步小跑直接出镇,等到推车跟上,转往以前绕开襄阳的老路去。

    一路也不敢停留,李奖一路不时追问着秦超结果,林健雄都不予理会,只是闷头赶路。林六就是推着车紧跟着走。直到日头西落,天色几乎昏暗,方才找一处高地休息。

    林健雄将马系好,此时李奖又跑过来问,林健雄无奈的道:"你去问林六。"

    李奖转而去问林六。之前林六一路被他用车不知撞过多少次,早已怀恨在心,瞪着他说道:"你问我我问鬼去,阙亨说有危险,叫我们先绕路走,都打起来了,能好吗!马蹄声是阙亨凌子靖骑着马跑了,秦超现在变傻了,我猜连跑都不知道要跑,哼哼!我看恐怕小命难保,嘿嘿嘿!"

    李奖听得脸色发白,焦急的转向林健雄问道:"健雄哥,林六说的是不是真的?"

    林健雄不想吓李奖,这小子往后还有用处,安抚回道:"林六说的都是猜测,不过不用太担心,应该没事的。"虽然他嘴里是这么说,但心里是认同林六的判断。

    李奖哭丧着脸问道:"健雄哥,阙哥跟子靖哥骑马会不会带上超子啊。"

    林六冷笑着道:"你想多了,带上秦超,嘿嘿,一匹马坐两个人,很快就会被人追上,阙亨又不傻,不会干这种事,他们还要负责把敌人引开呢。"

    李奖又问道:"那超子不是真的就有危险了!对方是什么人?"

    林六蔑视的看了李奖一眼说道:"前几天才遇到劫镖的,没死算你命大,出来走镖就有危险,你以为跟在家种田抱娃一样吗!做趟子手是要拿命来换的,知道吗!死娃子!秦超就算没死,被人活捉掉一层皮算是轻的,打断手脚也只是小事,哼哼!本来只是傻了,现在再加上残废!"林六说了这些话,终于把这些天受的罪稍微吐了点怨气出来,涣散的眼神,也回复了点神采。

http://www.cdyzzx.com/22_22756/1013508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cdyzzx.com
17K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cdyzzx.com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