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K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的游戏 > 第十八章 盗墓真是个好活
    丁莫野最后还是决定将小老头送回到村里。得到梦寐以求的内功功法,武当山自然也不必去了。何况小老头所在的土家村,离洛阳也就百来里而已,正好顺路回去。至于小老头许诺的钱财玉器,也是要送他回去才能拿到。

    小老头名叫土吉,他说村里有二十几户两百来人,绝大部分都姓土。而只要是姓土的,农闲的时候就是靠盗墓增加点收入,盗墓是祖传的手艺。土吉是土家的族长。

    土吉拄着拐杖跟着丁莫野先回南阳。不过这一段路并不好走,来时所见的壮丽山景就成了高耸不断的绊脚石,大部分地方都要丁莫野背着土吉才能通过。亮丽的水景也成了混水泥潭,需要背着土吉挣扎着泅水而过。原本两天的行程,直走了将近四天才回到南阳。虽然土吉瘦小干扁,但也把丁莫野累坏了。

    到了南阳城里,找个间客栈,丁莫野休息了大半天,才觉得缓了过来。土吉急着想回去,要雇车但又没钱,眼巴巴的看着丁莫野。丁莫野心想土吉是盗墓的,出门不可能没带些值钱的东西傍身,只说自己也没钱,死活不肯出。

    土吉被逼得没办法,只好说他身上有块随身的玉佩,应该还能值点钱。

    要卖玉佩就得去玉器店。丁莫野问清了地方,将宽剑用布包好,土吉撑着拐杖,两人一起出门。还没到玉器店就先看到一家当铺,土吉道:"莫野,不如还是用当的,反正我们还要回哪里挖那两个大墓,到时候再把玉佩赎回。这个玉佩是我第一次下墓我爹给我的奖励,能不卖掉就不卖掉。"

    "也行!不过就是不知道当的钱够不够雇车回去。"丁莫野回道。

    "先估个价,你把剑拿出来,这样当铺供奉就不敢讹我们了。"土吉道。

    "我把剑给你,你进去抢,先杀两个人。"丁莫野笑着回应土吉的馊主意。

    丁莫野是第一次进当铺,不过土吉不是,"当值钱东西,请你们能作主的供奉出来。"一进门土吉就大声叫道。

    当铺里立刻出来个约莫四十多的中年人,客气地说道:"不知客倌有什么好货要出手。"

    土吉将玉佩交给供奉,道:"汉朝的和田玉饕餮纹蒲壁,你看这饕餮纹的刀法简练雄浑,自然豪放,我可是盘了几十年了。"

    中年供奉没接玉,将两人领到一边坐下,这才用白棉布包着接过土吉的玉。仔细地翻看着手中玉许久,头也不抬的问道:"客倌是要死当还是活当?"

    "活当!临时应急,我可舍不得这块玉!"土吉道。

    "客倌需要多少?"中年供奉抬头看着土吉跟丁莫野的穿著,暗暗判断两人来历。这块玉是冥器,从沁色就能看出,土吉又说得顺口,看情形不像是赃物。

    土吉考虑了一下,却问道:"死当你出多少?"

    "客倌都说只要活当,缺多少您先开口?"

    "我怕我先说了你就说只能死当,还是你先说。"

    中年供奉盘了盘手中玉,迟疑了一会,道:"如果客官愿意出手,三百两死当我收。"

    土吉呵呵笑道:"可是我只需要十两,你可要帮我保管好,别弄坏了,一个月内我来取。"

    丁莫野听到当铺供奉给出三百两的估价时,不禁双眼放光,心想盗墓真是个好活啊,对土吉所说的两个大墓开始有点期待了。

    "你只要十两,我却要帮你保管三百两的玉,这个生意我可不接。"中年供奉摇头道。

    "江湖救急,不然莫野你把你的剑当十两,玉我不当了。"土吉拿过丁莫野手中剑,蹦的往桌上一拍。

    中年供奉看看桌上剑又看看土吉跟丁莫野,慢慢说道:"好,就你一句江湖救急,就当我帮你盘一个月的玉。两位稍等片刻,容在下去开单。"

    "给我碎银子!"土吉提醒道。他不想拿一锭十两的银子招摇。"我说我家里有不少好玉,你还不相信。"这句话却是对丁莫野说的。

    "你最好保证一个月内就来取回,不然就是十两现银换两百九十两的损失。"丁莫野提醒土吉。

    "我这不是想省点利息钱,当铺的利息可高了。"对于丁莫野所说,土吉倒是没想过,他只想显摆,可是没想到可能最大的损失。

    "呵呵!天底下你这种人还真不少,总是为了省小钱而亏大钱。"丁莫野取笑道。

    土吉让丁莫野说得本来得意的心情,瞬间滑落谷底。现在只想等一回到村里,就教儿子快来将玉佩赎回。当铺供奉取来的合同他看都没看就划了押。收了银两出到外面迫不及待地找车马行去。

    土吉买了辆车,不过他还是舍不得多花钱,是辆驴车,就一头驴拖着一个木框子两个轮子。

    丁莫野在前面赶车,土吉躺在后面。丁莫野在药铺做了一年多的学徒,每天待在药铺里,也没出过洛阳城门,养得嫩嫩白白的。可是这两趟出门就晒得脸颊疼痛,皮肤通红,有点往黑的方向发展。他在路上买了顶斗笠带着,至少能遮点阳光。

    赶着驴车摇摇晃晃走了两天,又来到之前的小镇。去到药铺找到郭大叔。老郭没想到这么快又见到丁莫野,高兴的将他迎进内室,却也说还没时间去山里寻找二日倒。丁莫野见郭大叔把这件事放在心上,忙答是自己回来的早了,要不是因为在途中救了个人,要送他回家,也不会提前返回来。如果照正常行程,郭大叔肯定已经找到了二日倒。出门将土吉扶下车,进到内室请郭大叔看用药的情形。

    老郭拆下夹板,一看就知道用的是他的药,高兴的道:"我的药好用吧!。"仔细看看肿胀情形又摸了摸断骨处,道:"处理的非常好,化瘀做的非常完整,正骨也完全到位,基本上没得挑剔了。只要再喝几帖活血化瘀的药,注意饮食就没大碍。"

    听到这个最高兴的不是丁莫野而是土吉。他本来还有点担心他的断腿让这个少年给整坏了,现在有个老大夫的连带保证,让他的心是完全放下。本来对丁莫野的医术还有些许的不信任,这时也打消了。

    药铺掌柜让丁莫野自己去配药给土吉用,要他把药铺当成自己的随意使用。丁莫野知轻重,除了该用的药以外,其他的并没有动,毕竟药铺里面有些药材是极其珍贵的。别人把你当自家人,可不能真把自己当成自家人。瓜田李下不要蹲下这个道理他从小就懂,不该犯的错他是绝对不会去犯。

    当天老郭热情的留下两人住进他家里,也就是在药铺的后面。晚餐满满一桌的家常菜,也见到老郭的家人,他的妻子与两个儿子。老郭的妻子对丁莫野非常热情,一直说老郭不知跟他提过多少回小丁的事了,这下终于见到了人。一餐饭吃的宾主尽欢。

    当晚,丁莫野有了自己一个独自的房间休息,他迫不急待地拿出两本秘籍。为了不使土吉多想,这段时间跟土吉在一起时,都忍住不去观看两本秘籍。土吉也很识相没提起过两本秘籍的事。

    翻开书页,内页第一页四个字写着"浑元气功"。往后每页就是经脉运行图,空白处歪七扭八写着许多小字。丁莫野没看图先看旁边的文字,发现都是一些练功时的心得。他从头到尾快速看过一遍后,又翻回修练聚气的第一步仔细阅读。边看边参照一旁的练功心得,这才明白,原来之前自己的方法都用错,难怪练不出内气。恨不得马上就开始修练,不过也知道此时此地均不适宜。

    再翻开第二本秘籍,内页写着"小分筋错骨手"几个字。再翻下去每页都有数个人形招式,旁边空白处也是一些练武心得,看字迹跟浑圆气功是出自同一人之手。整晚丁莫野就是反复翻着两本秘籍,兴奋的睡不着觉。

    隔天天一亮老郭就把丁莫野叫起床。丁莫野虽然未曾睡好,但想到回去后就可以开始练内功,立刻精神奕奕。土吉这时也拄着拐杖从房间里走了出来。三人先吃早饭,吃完早饭从后门进到药铺。丁莫野要帮着开门,老郭说有病人自然会敲门,门开不开无所谓。

    老郭拉着丁莫野就开始说起一些刀剑外伤的医治方式。丁莫野知道郭大叔有心传授,凝神倾听。土吉听不懂这个,拄着拐杖回房去了。老郭这一说下去,滔滔不绝,便停不下来。中间土吉来了几回跟丁莫野使使眼色,丁莫野认为这个机会难得,当作没看见。

    辰交午时,药铺外头有人将大门敲得碰碰作响。老郭正教得兴起,却也只能无奈开门。门板刚卸下两块,一个妇人迫不急待的钻了进来,开口就道:"郭大夫,我儿子吃坏肚子,从早上一直拉到现在,您帮帮给开个药。"

    老郭慢条斯理的卸着剩余门板,他难得又见到丁莫野,恨不得一股脑儿将毕生所得教他,却遇妇人打岔,一股气憋着。很清楚这个妇人,一点小问题就大惊小怪,所以先将她晾着。

    妇人见状,急匆匆道:"郭大夫,你先给开个药,门板又不会飞了,这不急死人了。"

    丁莫野见郭大叔还是不理会,对妇人道:"大婶,您也不说您儿子是怎么吃坏肚子的,您让郭大夫怎么开药。"

    妇人一听这才说道:"你看我这不是急的。我儿子一大早空肚子吃了半个西瓜,小孩子不懂事,过没多久又喝了凉水。这下子不得了了,肚子痛得拉了一个早上。郭大夫您就先开个药,帮帮忙,不然孩子再拉下去可受不了的。"

    "小丁,知道病征,给你处理,我去后面看看。"老郭说完就走。

    丁莫野听完妇人所言,又听郭大叔交代,大概也能猜到其中一二。吃西瓜后又喝凉水,这种简单的生活常识眼前的妇人都能为此大惊小怪,那平时跑药铺应该也当成逛自家后院了。也难怪郭大叔不搭理她。

    "我拿帖药,给你儿子先吃。"丁莫野道。走进柜台,从柜子里拿出各种药材秤好包好,跟妇人详细的解说煎药方式跟喝药时间。

    那妇人听丁莫野的语气平和,用词亲切,情绪也平缓了下来。拿了药付了钱,千谢万谢的离去。

    这时老郭跟土吉一起从后门走进药铺,老郭道:"听土老哥说你们有事要赶着回洛阳。小丁你也不说,看我耽搁了你们一个早上,土老哥真不好意思。"

    "郭老弟也是好心教莫野医术,怎么能说是耽搁。不过我们是该离开了,不然怕赶不上时间。郭老弟叨扰您一个晚上,有时间来洛阳,我一定请莫野好好招待。"土吉道。原来土吉心系他的玉佩,想早点回村里,便编了个理由借机跟老郭告辞。

    丁莫野本来也不差这一天半天的,不过土吉跟郭大叔都开口了,不走又说不过去。收拾收拾后,跟郭大叔郑重告别,这才赶着驴车离去。

    出了小镇便又再进入山区,驴车颠颠簸簸的顺着山路前进。这一路走来丁莫野也不会觉得无聊,土吉是个藏不住话的人,只要稍微撩拨一下,他就什么秘密都吐露出来。丁莫野差不多已经知道他家祖宗十八代都干过哪些事情,连他隔壁养了几头羊也一清二楚。

    不过他对土吉那块玉佩却是十分好奇,这么贵重的玉佩,土吉竟然不知道价值,于是问道:"老土,你说挖了一辈子的墓,经手的好东西也不少,怎么连你的玉佩价值你都不知道?"

    "我们只负责挖,卖货的另有他人,人家说多少收,我们就多少卖。那几个收货的都配合几十年了,信得过的。"

    "你一个玉佩都能卖几百两,你们多少代人累积那不是都至少几十万两了。嘿嘿,你们土家村可是真富,也不怕盗匪盯上你们。"丁莫野道。

    "那有你说的那么好,土里刨出来的也要有识货人。奶奶个腿,兵荒马乱时后你吃这个?闹饥荒时候还没刨出来的土扛饿。这几年这一带是平静点,可是山西、陕西不是旱灾就水灾的,这东西能有人要?这次是刚好碰到了个识货的,要不是玉佩有点纪念,我还真卖了。不过我打算让我儿子取玉佩时带些小东西过去。"土吉道。

    "老土,你不是说那些是给我的,现在想赖了。"丁莫野质疑道。

    "不就是些小东西,不值什么钱的。"土吉立刻解释道。

    "直接在洛阳脱手不就得了,还跑这么远。"丁莫野道。

    "刨出的东西都往洛阳、西安那里卖,东西太多了。年轻的时候这两个地方我都常去,哪间大宅院不是堆满了刨出来的。用我们的行话讲,就是他娘的一屋子的尸臭味。现在不是真正非常好的,人家连看都不看一眼,不然你以为我们干嘛配合收货的,又不是傻的,因为他们往南方走,价钱好多了。"土吉道。

    丁莫野瞬间理解,各行各业都有他们的弯弯门道。

    三伏天的日头像天上架起了熊熊炭火,烘烤得路两旁的花草垂头丧气。丁莫野虽然带着斗笠却还是脸上热辣辣的,回头看土吉,只见他将自已的药篓子倒空,将药篓子盖在头上,整个人瘫在板车上喘着大气。

    丁莫野想到之前在河边游泳的爽快,挥动手上缰绳,赶着驴子小跑步起来。车里的土吉感到车子速度快了起来,也出声催促,拉车的驴子似乎感受到了两人心意,也不闹脾气,迈着急促的步伐快速前进。

    来到之前宿过的营地,早已熄灭的篝火堆,还保留他们当日离去时的模样。驾着驴车直接到河边,土吉比丁莫野还兴奋下车撑起拐杖就往河边走去,将整个头埋在河里。

    丁莫野卸下的缰绳牵着驴子到河边喝水,又帮他刷洗一遍,便放他在一旁四处走动。自己则脱下衣裤到河里泡着解暑。

    沁凉的河水流过丁莫野的身体在旁边的石头上溅起水花。无数的白色小泡泡贴着石头边,聚起又再破碎。驴子欢快地踩踏着河边的芦苇,吃着地上嫩绿的小草。

    丁莫野想起那两天在河边的情景,大概是他这一年多来最优闲的一段时间。天上的白云追着向西的太阳跑。远处有一大两小三只獐子,大獐子抖动耳朵四处张望,两只小獐子低头喝水。

    看到獐子就让他想起了林六教他设陷阱时的样子。不知这时他让林健雄给整服贴了吗。他又想起那天林健雄回来时一身血迹,虽然他没说做了什么事,但是自己可是看到他裤脚上,留有人手所印上的血红指印,清晰明显。他大概也能猜想到林健雄去干了什么事,只觉得一阵恶心。等到大师兄出镖回来,就叫他辞了镖局的工作,自己已经得到了浑元气功,往后可以跟大师兄一起认真的修练了。

    晚霞将天空分成了两个不同的国度,一边昏暗一边绚烂。

http://www.cdyzzx.com/22_22756/1013508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cdyzzx.com
17K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cdyzzx.com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