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K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的游戏 > 第十七章 我看不起粪土之物
    丁莫野沿着小路向武当山方向前进,时而穿越绵延不断的伏牛山脚,时而涉水渡过湍急小河。这条路是跟镖局的趟子手打听,说能省几十里路,不过人烟稀少,有时一走一天也没有看到任何村庄。最重要的是这条路知道的人不多,伏牛山的山贼更不会在这条路上拦路打劫。

    路是难走了一点,不过壮阔的山景跟秀丽的水景还是让丁莫野感到心旷神怡。第二天来到一处山谷,放眼望去一片荒烟漫草。天色已近昏黄,丁莫野随意吃些干粮,又练了几趟剑法,便找棵大树爬上,倒头就睡。

    睡到半夜,却让一阵窸窣声响吵醒。此时云层罩住月亮,朦胧的月光下,只见不远处里隐约有人影晃动,然后就响起一阵铲子挖土声。丁莫野心想这个时候会在这种荒郊野外,也不生火照明,不是杀人埋尸就是盗墓。反正事不关己,也不理会继续睡觉。

    挖土的声响,在深夜里显得异常大声,吵的丁莫野也没了睡意。此时月亮冒出了头,透过月光看去,只见一人上半身埋在土里只露出下半身,身旁不断有土堆积,旁边有两人拿着铲子快速将堆积的土刨到一旁。不一会儿仅有下半身的人就整个消失,消失的地方露出一个洞。旁边铲土两人的其中一人,弯身也钻进洞里剩下下半身。身旁随即又出现有土堆积,剩余在外的一人又将堆积的土刨离。过没多久,下半身又再消失。这时厚厚云层遮住月亮,登时看不清那里的情况,只剩下断续续铲子跟土石摩擦的沙沙声。又过了一会连沙沙声也消失,只剩下微风吹动树叶窸窸窣窣。

    丁莫野抬头看看天色,但今晚云层甚厚,月亮躲进去,连光晕都几乎被遮掩住。心想这伙人到底是要干些什么,好奇心大盛,但也不敢潜过去探究竟,只能耐下心等候。

    过了许久,突然从几人刚才消失的地方传来一阵声响。听起来是呜着口鼻发出的说话声,模模糊糊听不清说的是什么。接着是踩着草地离去的声响。月亮还是没有探头,黑暗依旧。

    微风拂过树梢,不停歇的树叶沙沙声,就像挠在丁莫野的心上,心痒难搔。四下一片漆黑,就算他睁大眼睛,运足目力,也看不到那里情况,只能暂时继续等候。

    月光终于透过稍微淡薄的云层照射出来。丁莫野迫不急待看向那里,却是四下无人,地上似乎有个东西。仔细一瞧,确实是个人俯卧地上一动不动。

    他心里盘算着,这一伙人至少有三人,眼下俯卧地上一人,刚才听声音离去的应该只有一人,还有一个或一个以上的不见踪影,也不知是在墓里没出来,还是已经离开而没发现。

    "这伙人到底是什么情况?"一时间也无法判断,又不敢冒险轻举妄动,便继续待在树上等着。看看月亮挂在天上的方位,差不多将近一个时辰才会天亮。心想为了安全起见,还是等天亮后再看看。

    记起死去的师傅曾经教过他,当不确定时就尽可能地分析问题,降低自己的危险。他开始猜想这伙人的各种可能性。

    "是三人还是三人以上?"他先想这个问题。"自己被吵醒时应该是这些人刚到的脚步声,然后开始挖洞,以时间跟挖洞速度判断,有第四个人可能性极低,所以应该是只有三人。"

    "上面两个刨土的人,看身形人高马大肯定是男人,年龄不好判断,另一个露出半身的分不出是男是女?可是没道理让女人先挖洞,所以应该是男人。"

    "地上躺的那个是死是活?是临时发病躺下的还是被离去的那个人杀了躺下的?离去的那个是去请大夫还是杀人之后离开?还会不会回来?还有一个是先走了还是还在下面?"

    "是挖洞还是挖地道?"他先排除挖地道,虽然天色太暗看不清楚,可是从看到两个人露出的下半身看来,肯定是斜着往下,地道不是这种挖法。不管埋尸、藏宝、挖宝直接向下开挖就好,所以埋尸跟藏宝可以先排除。"可是为什么要挖洞?下面有什么吗?盗墓、挖宝皆有可能,有疑问,需要再搞清楚。"

    "这里是荒郊野外,来的时候没看到有什么墓碑。如果是藏宝地,那谁会把宝藏埋在这种地方?所以墓地还是藏宝地都有可能。最重要的是不管是盗墓还是挖宝,如果有发现应该数量不小,三个人没车没马的怎么把宝藏运走?没出现的那个人是不是正守着宝藏?离开的那个是不是去找人还是找车,天亮之后还会回来?"

    "以现在要搞清楚的有几件事,离开的那人为什么离开?还会不会回来?地上躺的那个是死是活?不见的那个人在哪里?是盗墓还是挖宝?会不会有更多人再过来?"

    丁莫野用自己理解的方式去分析眼下的这些事情。他算来算去有一堆疑问不解。又想到现在待的树上,离挖洞地方不远,如果真有人还要来,天亮后肯定会发现自己。当下立刻下树,往树林深处多进去一点,找了颗既茂密视野又好的树爬了上去。他准备等到天亮后再看情况,是不是自己也有机会检点便宜。

    天一转青亮,丁莫野就迫不及待看向地上俯卧之人。只见那人在地上留下一条拖行长长的,已成赭红色的血迹。以他学医的经验,知道早已死透,当下判断是已离去的那人杀人灭口。

    丁莫野又想,"另一人不是在下面等,就是可能已被灭口,不过被杀的机率高于在下面等。"如果他的判断没错,离去的那人,应该是杀了两人为了独占宝物。这样看来,还有两种可能情形会发生,一种是离去的人已经得到他想要的不会回来,一种是找运输工具再回来。他既然已经杀了两个人,应该不会再找其他人,所以最多自己回来。

    丁莫野反复评估自己应该怎么做,如果下面的人没死,那他下去会不会有危险?如果下面的人死了,下面的东西就是无主之物,自己拿了也是理所当然。如果等离去之人回来,可能什么都得不到。唯一的风险是离去之人回来,正好堵到自己,那时最有可能是面临一场战斗。想到这里顿时心痒难搔但又为可能发生的战斗犹豫不决,最后心一狠咬咬牙还是决定下去。抽出宽剑随身带着。

    地洞斜斜往下。丁莫野轻声轻脚不发声响地顺着往下爬。不过约三、四十尺距离,便看见前方有微弱的青光发出,隐约照出一个小小空间。看样子应该就是墓室。再往前爬一点,接近墓室时地洞稍微开阔,已容一个人蹲立。

    他怕墓室内还有活人戒备,不敢大意,慢慢探头往内看。只见墓室内内有一副半开了棺盖的棺材。棺材边上瘫坐着一个小老头,胸前有一滩血迹,左小腿呈现不自然弯曲。发光的萤石就在他身旁地上。再看仔细,发现小老头胸口还有微微起伏,一手握着短铲子,地上还留有一个小土堆。

    丁莫野正准备缩回头时,却发现小老头正好抬头发现自己。只见他一双眼睛惊惶的盯着自己,一手拄着手中的短铲,挣扎着要起身,但折断的腿又让他瘫了下来。

    丁莫野知道小老头受了伤。看来应该也是被灭口,但运气好只是受伤没死,等于心中大半疑虑解决。蹲起身跳下墓室,先从怀里拿出火折子吹燃,点上准备好了的火把,墓室内霎时清晰可见。

    这个墓室并不太大,长宽比两具棺木稍大点,高度比一个普通人身高要低上一点,地上空空荡荡没有其他东西,也不知是已经被人拿光,还是根本就没有陪葬品

    丁莫野就算没有盗墓知识,也知道这不过是个普通的合葬墓穴。走近棺木看看里面,其中只有一具挂着几缕破布的枯骨跟一柄抽离剑鞘锈蚀斑斑的剑,其余空无一物。心想好东西应该都已经被拿走,那个灭口的人也不会回来,心中顿时笃定。可是自己想捞点便宜或许只能从幸存的小老头身上着手。看向面色苍白的小老头,捉狭地问道:"还有好东西吗?"

    小老头看到丁莫野手中的剑,一脸认命,有气无力回答:"本来就没有,还能有剩的?"

    丁莫野取笑骂道:"没好东西会杀人灭口,上面还有一个也死了!"

    小老头这时也听出丁莫野跟原本两人不是一伙的,深深的松了一口气,道:"我就知道这不是趟好买卖。果然!还有五十两银子没给我。他奶奶的,杂碎东西!东西拿跑了,还把小老头我的腿也踢断,又给咱来这一刀。"后面几句骂人的话,中气变得十足,不像是胸口受重伤的样子。

    丁莫野道:"命能保住算不错了!你们这盗的是什么墓,看样子也不像有钱人,也不像有好东西的样子。"

    小老头回答道:"昨天我就觉得那家伙的眼神不对,还好小老头我留了点心眼,撬开棺材板的时候,故意丢掉萤石,果真被我料中。不然真给交待了!"

    "你这说了半天不等于没说嘛!"丁莫野说。

    "你不也看到了,就一个普通的墓。"小老头说。

    "既然没好东西,那你继续待着,我先走了。"丁莫野见小老头说话不说重点,而且看样子也不像还会留有什么好东西,登时露出兴趣缺缺的样子。

    "等等……等等,你要走也把小老头我一起捎出去啊!"小老头说。

    "你有手有脚还有铲子,自己再打个洞出去不就得了。小爷我从不做亏本生意。"丁莫野说完作势要爬进地道。

    小老头急匆匆的说道:"行!行!你先救我出去,小老头我必有回报。"他还真怕丁莫野就此丢下他离开。

    丁莫野手扶着洞口转头对小老头说道:"我这人是不见兔子不撒鹰,先说有什么回报。"

    "小老头家里有不少银两还有些珍贵的玉器,你送我回去,这些东西都给你。"小老头讪讪的说。

    丁莫野露出一脸不屑的表情说:"看你这样子能有银两、珍贵玉器,你当小爷第一天走江湖吗,你骗这个墓穴的鬼可以,别想骗我。"

    小老头一副被怀疑后心有不甘的说道:"小老头我就是干盗墓的。秦岭八百里地下到处是大墓,洛阳土家村也是在行当里出了名的,怎么可能没有这些东西,你别看不起人。"

    丁莫野呵呵笑道:"嘿嘿,盗墓都成了行业,可惜你说的那些东西小爷看不上眼。"

    一句话堵得小老头不知该再提什么条件,才能打动眼前的少年。他能拿出的也就是那些,一时间呆呆地看着丁莫野。

    "我就是经过看到上面死了一个人,又看到地上有个洞,好奇下来看看。你说你一个盗墓的,问你话还不好好回答,尽跟我扯些无关紧要。我要是想贪你的,下来就先给你一剑,墓里还有什么不是我的。要不是你受了伤出不去,谁都会认为上面的人是你杀的,早把你扭送官府。"

    丁莫野边说边走到小老头身边,先拿走他右手的铲子,手掌又一扣一带,将小老头藏在身后的左手拉出,轻巧的夺过其中的匕首。又继续说道:"你运气好,要不是我刚好来附近采药,你就肯定要死在这里。就算你能挖洞逃出去,外面几十里荒无人烟的,就算没饿死,也逃不过附近野兽的嘴。"翻开他的衣襟,查看胸上的伤口,发现伤口并不深。检查他的断腿,胫骨却已折成两断。

    丁莫野一进墓穴就看到小老头左手藏在身后握有匕首,他不知道这个小老头会不会武功有没有危险性,所以从头到尾都跟小老头保持了一定的安全距离。用话套了半天,发现小老头确实是个以盗墓为生的老贼。这样一来就无须担心小老头如果暴起伤人自己抵挡不住。这时他将铲子跟匕首取走,更是将可能发生的危害降到最低。

    "医者父母心,看到人受伤,我们做大夫的能不救治吗。你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我贪你的金银财物吗,作为医者根本看不起你那些粪土之物。"丁莫野取出之前配好的金创药,涂抹在小老头胸口伤处,摸了摸腿上的断骨,继续道:"你拿那些粪土之物来换我救你,是污辱我……嗯嗯!你的这条腿如果现在爬出去,恐怕以后不好治疗。我上去捡些树枝先帮你接好骨,这样问题就不大了。"

    一番话讲得小老头不由心生感激,说道:"可是小老头我现在身无分文,连医药费都付不出,小爷您还是跟我回去,我会尽我一切来报答您的。"

    丁莫野白了他一眼道:"你还是省省吧,你当我不了解你心里想的什么!没有小爷我送你,你靠一条腿能走回去?不过小爷还要采药,没那个闲工夫。"边说边帮小老头将断骨对上。

    小老头疼得满头大汗,吶吶的道:"你就忍心看小老头我曝尸荒野吗!"

    丁莫野起身拍了拍手,道:"我上去捡点木头拿点药,别乱跑,骨头再错位,你就自己想办法解决。"说完也不理会小老头。爬进坑洞,匍匐前行出了地面。从药篓拿出银针又捡了些树枝,再爬回墓中。

    一进墓室,小老头手上拿了两本书交给丁莫野,道:"这是这次盗墓我藏起来的,小老头我不识字,你看看写了些什么?"

    丁莫野接过翻了翻,顺手收进怀中。从针灸包中取出一根三棱针用火把烧灼过后,在断骨附近几处经络点刺放血。这是他在小镇跟药铺掌柜学的新手法,正好拿小老头试试。

    小老头觉得丁莫野拿针的手微微颤抖,但看他表情却是淡定,丝毫不见异样,想说可能是他不熟悉用针的缘故,也没太在意。其实丁莫野这时心里早已翻江倒海,激动的不能自已。原来小老头主动拿给他的两本书,一本是"小分筋错骨手",另一本是他梦寐以求的内功功法"浑元气功"。拿到手之后之所以装作毫不在意,是因为小老头的缘故。

    他觉得小老头的个性有一点很像他师父,就是你越跟他讨价还价,就越得不到你想要的。反而你不跟他谈,他越想跟你谈,你对他开的条件越不在意,他就会不断加码。这招丁莫野对他师父是屡试不爽,用在小老头身上也是一试见效。果然就乖乖的主动交出这次盗墓的所得。而且他还认为小老头身上肯定再挖还能有所得,所以虽然心里再激动,表面上也要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

    小老头看着丁莫野熟练的放血清淤,上药又用树枝将断骨处固定,说出这回盗墓的始末:"那两个人是有人指点到村里找到我的,只说有坟要挖,也不说是哪里。小老头我当然不肯,那个一直叫你等会的直接拿了五十两银子给我,说是成之后再给我五十两。奶奶个腿,小老头我真被鬼迷了眼睛,为了这一百两就跟他们走了。出了村他们才说是在南阳附近。小老头我可不会骑马,他们就雇了辆马车,走了四天才到南阳。这两个猪生狗养猫带大的畜生,到了南阳就把马车给退了,我说我能骑驴,这两个死老鳖就是不肯,非要走路。我就知道他们根本就没想让我活着回来,连买驴的钱都省了。走了两天找到这个山谷,说山谷里有个坟要挖,但是不知道在哪里。尻恁娘的,小老头我用探杆探了两天才找到这个墓穴,关中有多少王公贵族的大墓可以挖,跑到这种鸟不生蛋地方来找,要不是小老头我挖了一辈子的墓,你就算带只穿山甲来都不见得能找到。当时我就觉得这两条王八没安好心,就说找不到墓。是那个喜欢叫你等会的许我能拿墓一半的收获,我他娘的也是鬼迷心窍,早知到后面的五十两拿不到,也不跟他们说墓穴在哪里。就他们俩条土狗,闻一辈子也休想闻到这个墓穴。"

    这时丁莫野用布条绞紧固定位置,勒痛了小老头,发出了一声闷哼。

    但是小老头似乎止不住话兴,又道:"告诉你一个秘密,你可不要跟别人说。我发现旁边有两个老坟都是大墓室的,下回等我脚好了,我们一起来挖这两个墓。"小老头呵呵笑着。

    果然,不等丁莫野开口问,小老头已经先交了底。不过丁莫野没理会他,问道:"我看匕首入肉不深,除了刚刚两个书以外,应该还有其他的东西挡住了吧!"

    小老头从怀里又拿出一张兽皮出来,丁莫野接过翻看,说道:"盗个墓还带张兽皮,小老头你是怕遇到尸变,拿兽皮给殭尸当衣服穿啊。却听小老头道:"趴着挖洞,胸前不垫张兽皮磕着老疼呢!"丁莫野仔细翻看,如同小老头所说,只是一张硝制过的普通带毛兽皮,上面一个刀口子是新开的,便将兽皮还给他。

    又问道:"那两人拿了什么东西跑的?

    小老头回答道:"拿了两本书,说是什么什么剑法。"

    丁莫野道:"所以这两本书是你偷的!"

    小老头忿忿不平道:"怎么能说偷。撬开棺材板时我就发现棺材里就只有两个油布包跟一把剑,我拿一个油布包也是怕他们耍赖不给钱。而且当初说好墓中所得归我一半的,只是得到这两本书小老头我又不识字,这下亏大了。"

    丁莫野道:"能保住性命就阿弥陀佛了,还想着吃不吃亏,你的心也够大了。"他这会相信小老头应该没有保留,这两本秘籍就是盗墓的全部所得。扶起小老头攀爬进地洞。能得到了梦寐以求的内功秘籍,他高兴得想要放声大叫,但还是强忍着。爬进地洞后,全身却是不由自主兴奋得颤颤而抖。两人一前一后爬出地洞。搀扶着小老头经过俯卧地上的尸体时,小老头只是淡淡看了一眼,没有任何情绪变化。

    丁莫野问道:"我很好奇难道你不恨那个杀你灭口的人吗!"

    小老头淡然地说道:"看多了,习惯了,同村同宗都能为了宝物翻脸不认人!"

    丁莫野突然觉得灰头土脸一身泥的小老头好可爱。

http://www.cdyzzx.com/22_22756/1013508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cdyzzx.com
17K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cdyzzx.com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