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K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的游戏 > 第十三章 六老爷我教你设陷阱
    埋尸耽误了不少时间,等到他们一行人跟林健雄会合时,月亮早已爬上山头。经过上午的劫镖,所有人很有默契的都闭口不提,整个营地陷入浓得化不开地抑郁当中,每个人都有各自的想法。晚上吃完饭后,都是早早地躺下休息。秦超还是陷入昏迷当中。

    隔天林健雄决定留在原地。他叫李奖照顾好秦超,又交代其余人自行活动,不要远离营地,就骑着马不知去向。

    丁莫野又诊了次秦超的脉象,沉实而稳定,除了还是昏迷之外,一切正常。如果依照猎户所言,两日倒的称呼不会随便乱取,转醒应该就是明天。帮他又换了药,交代李奖照顾好人,如果一转醒就叫自己过来。

    李奖杀了人之后,就一直处于浑浑噩噩的状态,再加上最好的朋友昏迷不醒,整个人全无精神。这时听丁莫野交代,也只像是下意识的点点头。

    "莫野,你师兄说你的剑已经磨好了,放你药篓子。他跟阙亨在河边叫你过去。"林六说道。"我拿鱼网,听你师兄说你捕鱼的技术不错,待会多捕点,我来杀鱼。幸好我聪明,带了渔网出来。"林六在镖车里东翻西找,取出了皱成一坨渔网,丢给丁莫野。

    丁莫野伸手接过,却发现整个渔网已经缠成一团,还需要慢慢解开。他觉得林六是故意的,这个渔网也不知多久没用,编织的麻跟布都已经陈旧而退色。渔网又最怕有破损,至于有没有破损,还需要检查,要是有破损,补破网又是个技术活。看来有可能林六就是装车时随手放的,骂道:"奶奶的腿,六老爷补网的细活你自己干,我负责捞鱼。"他发现这是个夹网,并不是手撒网。

    "我去砍两根竹子,等我回来你网也补好了。"话说的急促,行动更是急促。从镖车里拿了柴刀便快步朝一旁的竹林走去,深怕丁莫野不同意。

    丁莫野摇头。自己用话套林六,果然林六连渔网有没有破损都不知道。这个林六就喜欢占点小便宜,还怕自己跟他计较。不过有了渔网还是不错,如果没有破损的太严重,简单的修补一下,等会还能有鱼吃。边往河边走边摊开渔网检查,发现这个网大概也就六尺宽四尺长的手持夹网,用简单的打结法编成。不过幸好网上只有两个小破洞,如果不予理会影响也不大。就只怕太久没用,遇水膨胀后撑不撑得住而已。

    来到河边,就见大师兄跟阙亨光着上身,懒懒的瘫坐在河边的大石头上,头发还是湿淋淋的,洗好的衣服也披在石头上晒。两匹马已经刷洗过了,优游的在河边散步。

    丁莫野早就想好好洗个澡。一路过来天气炎热,汗水像是永远流不停似的,身上总是黏答答地。而且骑马又沾染了一身的马躁味,每晚睡觉他都觉得有千万条虫子在身上爬,痛苦异常。现下见到河水,欢呼一身将自己剥个精光,冲进河里,踏着水走到水深处,深吸口气潜入水中。他自幼在湖边长大,水性极好。

    阙亨见丁莫野在水里潜下浮上,玩得不亦乐乎。对凌子靖道:"你这个师弟可真是个宝,说实话,很多地方真比你强。"昨天遇劫镖时,阙亨可能是所有人最冷静的,将很多事情都看在眼里。

    "莫野跟我不一样,他从小跟在我师叔身边学了很多,而且人聪明,又肯动脑,确实比我强很多。"凌子靖回道。

    "这里有大鱼!大师兄拿鱼网,下水帮我。"丁莫野从水里浮起,大声对大师兄叫道。他潜下水发现水下有不少尺许大的鲫鱼,他等不及林六砍竹竿回来。

    "你下水帮莫野,我去捡些枯枝来生火。"阙亨是旱鸭子,抓鱼交给他们师兄弟,自己总不好什么事都不做。

    凌子靖拿着渔网下水游向丁莫野。河底遍布水草与石头枯枝。两人在水下合作张开鱼网,将鱼赶到鱼网中,收网上浮,将鱼丢上岸。然后又再下水,没多久就抓了十几条尺许长的鲫鱼。

    两人收工上岸时,阙亨已经升起了火,林六正杀鱼刮鳞。丁莫野见状,收拾衣服下水将衣服洗净,将裤子拧干先穿上,又将衣服披在发烫的石头上。烤鱼的香味早已经四溢。

    凌子靖三人已经吃开。一条用叶子包好的鱼放在边上,丁莫野拿起就吃。有条鲜鱼能入口,比起连着几天吃干粮配着林健雄带来的酱菜,已经算是大餐。

    林六的吃相粗鲁,直接用手将鱼肉刮下,捏成一团塞入口中,三两下就解决掉一条鱼。口中的鱼肉还没吞下,伸手抓了条又开始刮。

    "林六你检点些,留两条给李奖,待会你给送去。"阙亨没忘记李奖,提醒林六。

    "鱼肉没油水吃不饱,待会莫野再多抓几条。我去林子里布些陷阱,看能不能捉到獐子还是野鸡什么的,明天加菜。"

    "鱼就不抓了,我跟你去设陷阱。"丁莫野说。他听多了趟子手设陷阱的方法,但还没真正设过,兴致很高。

    "说到设陷阱,镖局里我要说第二,没人敢称第一。"林六得意洋洋。

    "这点可能是自我认识林六以来,他唯一说的实话。"阙亨消遣林六。

    丁莫野跟凌子靖听完都是大笑。

    "六老爷这么厉害,干嘛不干猎户,跑来做趟子手。"丁莫野大笑说道。

    "不能干猎户,猎户都住在山里面。我要是邪火一上来,你是叫我找獐子还是山羊解决呢?"林六故意苦着脸说,说完自己也笑了。

    丁莫野三人听林六这么说,又觉得好笑又觉得恶心,都是笑得几乎岔不过气来,丁莫野更是呸呸呸的连吐他口水。

    阙亨等笑得气息顺了点,道:"林六真不适合当猎户,他没那股狠辣劲。"

    丁莫野听阙亨说到狠辣劲,想起了那些猎户的眼神,对大师兄说道:"你昨天已经死过一次了。"

    凌子靖一脸茫然,不知道师弟为什么这么说。

    阙亨脸色转为凝重,道:"莫野,我也欠你一条命。"

    丁莫野笑笑回道:"一起出门的还计较什么。何况你要是死了,没人带路,我怕我师兄他们连路都找不到吧!"

    "子靖昨天你放走的那个猎户,转身就去拿弓箭,如果让他放开来射,你说会是什么结果!要不是莫野机警杀了他,死的也绝不只你一个,"阙亨道。

    凌子靖想了想,后果确实如阙亨所说,表情也变成很不自然。

    "我一开始就提醒不能留活口,这不是随便说说。猎户不同于一般盗匪,他们面对最多的是动物,当跟那些豹子、老虎、狼群面对面的时候,只有两种结果,不是你成为我的食物,就是我成为你的食物,所以养成了他们一定要见生死的个性。而这一带的猎户早有恶名,劫财杀人,不留活口。子靖,今天你放了他,如果没有莫野那一剑,可能死的就是我们,往后还可能死更多的人,而且每次出镖都有可能再碰上,无形中多了多少风险。"阙亨道。

    阙亨这一番话说得凌子靖深深自省。丁莫野想得就更多更深,两人都陷入沉思。只有林六没当一回事,趁机多吃鱼不停嘴。等到林六觉得已经吃得差不多了,这才慢吞吞的包了两条鱼送去给李奖。

    "莫野昨天是第一次杀人?"阙亨问。

    "是啊!不过都不是直接用手杀的,一个用暗器,一个用剑射的。不要问我什么感觉,没有入肉的手感,没有刺鼻的血腥味,更没有惨叫哀鸣,如果你真想问,问李奖去。"丁莫野回道。

    "这还用问他,吓都吓傻了。也不知健雄是什么眼光,竟然看上了这两个小子。"阙亨道。

    "第二次杀人应该就不会那么怕了。你没看到六老爷昨天那个雕样,够嚣张。"丁莫野道。他真佩服林六那个时候还能做出那种不可一世的样子。

    "老趟子手都知道什么时候该逃,什么时候要跳出来。不过林六特别,只有在万无一失之下才会出现,这也是镖局的镖头都不喜欢他的原因。要不是他设陷阱厉害,出镖时能够帮镖队打打牙祭,恐怕连最好说话的雷镖头也不收他。"阙亨道。

    "每个人都有他的利用价值,或许秦超、李奖在林健雄眼中也有他们的利用价值。"丁莫野道。他没想到这番话确实说到了点上。

    林六送完了鱼,拎了个包袱过来。到了丁莫野面前将包袱一扔,哐啷一响,包袱散开,露出里面的捕兽夹跟各种陷阱工具。"走!莫野,今天我就好好教你几招设陷阱的绝活,要不是看你顺眼,我真不肯把我吃饭的绝技传授的呢。"

    "六老爷英明!六老爷威武!"丁莫野奉上两句赞美,反正又不花钱。

    "林六弄只獐子来,可别在莫野面前丢脸。"阙亨道。

    林六叫丁莫野拿起包袱跟着,出镖时他难得当大爷,这回有机会支使人,决不浪费。

    丁莫野跟着林六进入树林。林六先看看环境,然后一头就往林子深处钻去。林六脚步轻快,落地无声,就好像这片林子是他走习惯的。丁莫野在后头跟着,沉重的脚步踩得落叶沙沙作响,这时还踩断了地上的枯枝发出"啪"的断裂声,惊飞了树上的小鸟。

    林六听到声响,停下对丁莫野说道:"在树林里行走,不能发出声音,脚步要轻要快,还要注意脚下,你这一个枯枝踩下去,什么动物也让你吓跑了,除了豹子老虎。树林里危机四伏,眼睛要看耳朵要听鼻子还闻,眼睛看什么,不是看娘们,这里要是有娘们那不是狐狸就是黄鼠狼变的,你只要沾上了,呵呵,艳福不浅啊!奶奶的,说得老子都想试试味道了。"林六露出色瞇瞇的笑容。

    "至于耳朵要听什么?当然听动物叫声啰,这个说起来太复杂,说多了你也听不懂。算了!还有一点最重要的,鼻子要比狗灵,你要会闻,要懂得闻,还要闻得出来。六老爷的绝招就是蒙着眼闻,飘春楼的姑娘只要是我六老爷玩过的,三尺之内我就闻得出来。"

    "久闻六老爷的御女绝技,堪称洛阳一绝,这个晚上跟你讨教,不过我们现在在树林子里要设陷阱,倒是先教我林子里的绝技啊!"丁莫野听林六说了一大段不靠谱,但是要跟他学习,言语中就放得姿态低些。

    "你看看我不是才出来几天就怀念起洛阳了,做事,做事。"他真忘了是要教丁莫野布陷阱,说着说着就跑偏了,这时才开始寻找布陷阱的地点。

    林六布的是捉獐子的陷阱,边做边讲解。丁莫野没想到林六是真的非常专业,从獐子的栖息环境到生活习惯,辨认足迹到尿液粪便,各项细节说的头头是道。陷阱很快就布好了,林六又选了几个地方,放了捕兔跟捕鸟的。丁莫野见包袱里还有些工具,又说了些恭维话,怂恿林六都用上。林六嫌麻烦,但丁莫野嘴巴甜,三两下就哄得林六都用上。等到全部陷阱布完,也用了才不要一个时辰的时间。

    丁莫野不由得佩服林六,他是在城市里长大的,这些东西要不是林六教他,可能一辈子也没机会学到。

    "明早再来收拾猎物。看秦超样子明天都不见得能醒,就算能醒也不见得能走。我看你小子学得不错,明天要是不走,布陷阱的事就交给你了。"林六个性疏懒,能轻松点绝不出力。

    "行!不过六老爷要在旁边看着,我有做不对的地方再提醒我。"丁莫野学得挺有兴趣的,不过如果自己能够动手,旁边又有个人能看着提醒,肯定事半功倍。

    "呵呵!明天六老爷要是心情好,连追踪的压箱宝都教你。"林六得意的笑道。

    "那我明天可要好好的学了!"丁莫野回道。

    两人回到河边,阙亨跟凌子靖两人互相切磋。丁莫野又下到河里游泳。林六则是把竹竿穿上渔网,到河里捞鱼玩。整个下午到晚上就这样过去,直到月亮高高挂起,林健雄才风尘仆仆的回来,没人问也没人想知道他去了哪里。

    隔天秦超还是没有醒来,林健雄将行程又押后,然后便上马离开。李奖依旧守在秦超身边,今天他的情绪似乎回复了不少。

    丁莫野盥洗完了就进树林查看陷阱收获,林六不愧是陷阱好手,寻了一圈下来,一只獐子,两只兔子,十几只鸟,意外的还抓到了只狐狸。林六把狐狸提起,对着丁莫野打趣道:"这只狐狸肯定是被你勾引的,晚上你抱着睡觉,要是现形了可是你赚了。"

    丁莫野早习惯了林六说话方式,吐槽道:"还是你自己享受吧,我毛都还没长齐呢!"

    "是喔!看过你杀人的样子,都忘了你还是个孩子。不过这条狐狸伤了腿,毛皮价钱要差点,过两天有经过城镇,还能卖点钱回洛阳逍遥一回。"

    两人将猎物带回,阙亨皱眉道:"一只獐子就够我们两天了,现在天气热,又没多余的盐,浪费。"

    "老阙你瞎操心个雕毛,我林六生性慷慨,爱吃啥肉就吃啥肉,吃不完扔了不心疼。"

    "放你妈妈的屁,不用钱的你林六最慷慨,真慷慨你回洛阳请莫野逛窑子,我当陪客。"

    "请什么都行就不能请逼,请逼是会烂雕还倒霉三年。六老爷我辛辛苦苦的挣钱,为的就是根雕,烂了雕还活着干嘛。带莫野行,姑娘我帮他挑,老阙你他妈妈的雕都烂了,凑什么热闹。莫野,咱们再去布陷阱,要是捉到只猴子,你帮老阙把雕给换了。"话说完,也不里阙亨又笑又气要回嘴,带着丁莫野进了树林。

    今天说好要丁莫野布置,林六是个话唠,不管有用没用的,一路上东拉西扯说个不停。丁莫野偶尔将林六飘走的话题拉回,整个上午都待在林子里。

    中午吃着阙亨弄好的肉食,阙亨真没省,除了狐狸剥了皮丢弃之外,所有猎物都上了架烤。四人各自割肉大吃,最后实在剩下太多,连照顾秦超的李奖也叫了过来。

    大热天的吃烤肉,满身是汗,丁莫野一吃饱就又剥光,跳进河里凉快。其余几人各自找阴凉处休息去。

    下午丁莫野又跟着林六进入树林,林六觉得丁莫野布陷阱已经学得差不多了,便改成树林里追踪的技巧。一番讲解后,林六又实地演练给丁莫野看。丁莫野学的兴致盎然,觉得这一次跟着出门,收获丰盛的出乎意料。

    "六老爷看不出来你还真的是有本事的。"

    林六听到丁莫野由衷地称赞,一张老脸得意的皱成了风干的橘子皮,道:"我师父是个老猎手,拳脚功夫马马虎虎,但是这些猎人技巧可是地地道道的几十年经验。雷镖头就是看上我这点,以往出镖我的车上总是空着一半,就是留位置放猎物的。奶奶的腿,就他妈妈的林健雄不识货,想要我推最重的那台车。要不是六老爷我有点威望,秦超、李奖这两个小子眼色还不错,不然走没两天,六老爷我就罢工不干了,看他林健雄能怎样。总镖头也是瞎了眼,升这么个孬的当镖头。你不知道前天猎户一围上,他孬的立马钻进林子里躲着,要不是你们回头,操奶奶的,他已经跑了。"

    丁莫野也奇怪当时怎么没看到林健雄,原来是这么回事。

    却听林六又道:"听说他在你师兄手下输得很惨,又让你师兄羞辱了还不敢回嘴。我靠!你师兄怎么没顺手割了他的雕,我就说他是个没雕的嘛!。

    "当时我在场,是许永羞辱他,不是我师兄。"丁莫野道,他没想到事情传得那么快,版本还已经变了。

    "就是个没雕的孬种,我找机会刺刺他。不提那个孬种了,提到他就没劲。走了,今天到此为止,下次想学,学费牡丹楼一晚。包吃包喝包睡。"林六牙痒痒又心痒痒的说道。

    丁莫野没有企图阻止林六,他知道林六这一路来受了林健雄不少气,不过听到牡丹楼一晚,不禁骂道:"六老爷你这是坑人,牡丹楼谁去得起。"

    "嘿嘿!就是要让你知道六老爷很值钱的。"

    两人出了树林,就见李奖匆匆跑了过来,道:"超子醒了,小大夫你快去看看。"

    丁莫野跟着李奖回到镖车处。林六没跟过来,秦超的死活他不在意。

    秦超醒了蛮久时间,已经能够起身走动,李奖也喂他吃过东西。丁莫野帮秦超诊脉,脉象跟前两天一样,只是样子看起来十分萎靡。问他当日发生的事,他也迷迷糊糊的说不清楚,反应有些迟钝,似乎迷药的药效还没有完全退去。

    丁莫野拿不定主意,只能说让他多休息,晚点再看看情况。

    夕阳西下将半边天空染成了胭脂红。阙亨在沟火旁,烤着中午剩下的獐子肉,滴下的油脂,香气四溢,林六虎视眈眈的看着。秦超的样子又好了点,光着上身坐在镖车旁,李奖滴滴咕咕的跟他说话。丁莫野跟凌子靖坐在另一旁的大树下,丁莫野跟师兄分享这两天学到的一些技巧,凌子靖听得连连点头。

    林健雄骑着马过来,一脸铁青,身上带着浓浓的血腥味。阙亨见他衣服上沾了不少血迹,问道:"怎么回事?"

    "畜生!"林健雄冷冷地回答。不也停马,直接向河边过去。

    阙亨肉烤好,便叫大伙过来分食。众人一番争抢后,又拿着手中食物远远躲开篝火。清风慢慢吹散了一天累积的余热,渐渐凉爽起来。

    林健雄牵着马回到营地,将马系在另两匹马旁。到秦超旁问了几句,又走到丁莫野边,用干涩又难听的声音问道:"秦超还有什么问题吗?。

    丁莫野看着林健雄,刚洗完湿重的头发压在他的额头跟脸颊,让他冷着的脸更加难看,说道:"迷药的药性不知道有什么影响,箭伤已经无碍,只是没办法推车。"

    林健雄听完脸色又更难看了。转身到篝火处割了块肉吃着。

    林六捧着只山鸡啃得一嘴肉,含糊不清的道:"是谁欠了你的钱,还是捅了你的屁*眼,脸色这么难看,健雄!"

    林健雄狠狠的瞪了林六一眼。

    林六猛一下被林健雄的眼神吓到,连口中的山鸡肉都没了味道,那个眼神很像那些猎户。

    林健雄吃肉完后,跟阙亨跟凌子靖商量,然后对林六与李奖说道:"将三台车并成两台车,明天一早出发。"话说完便叫秦超、李奖带着刀跟着他去。

    林六抱怨着又要被加重工作量。

http://www.cdyzzx.com/22_22756/1013507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cdyzzx.com
17K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cdyzzx.com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