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K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天选良配 > 第三十二章 抄家?
    也不知天是闹的哪一出,方才苍穹上还能看到几缕橘阳,可转眼便淅淅沥沥下起雨来。

    凤栖宫里,沈溪南口中不知哭过多少回的谭氏正在认真的为皇后娘娘观阅折子,这些折子虽讲的都是女人们的事,却也都不是小事,有几件极为棘手,杨皇后为此紧锁眉头好几日了。

    此时听得外头下了雨,她放下折子揉揉太阳穴,闭着双眸问:“外头下雨了,不去看看你家那位?”

    谭氏闻言未抬头,提笔在边上的纸上写着,但皇后的话也不好不回,她便冷笑一声,“他爱跪就跪,臣妾才不去看他,榆木脑袋,早让他把人赶走,他不听,说什么会打仗的人总要有点别的毛病,娘娘您快别说了,说起来臣妾就想冲出去扛刀砍了那祸害!”

    杨皇后失笑,从凤椅上起身来到谭氏身边,“将军是重感情的,你还是去劝劝吧。”

    “不去,跪死了清净。”谭氏怄气的继续观阅折子,可再没多写一个,那折子也看了许久没看完。

    而此时,宣政殿内,鸿照皇帝冷着脸,满身杀气坐在龙椅上,底下是乔慎和方茂康等重臣。

    在龙案上摆着刚送来的卷宗,上头是几位犯事将军所犯事的证据和证词。

    “啪!”

    鸿照皇帝一巴掌重重拍在案桌上,横手一扫把桌上的证据扫落在地,“好,好得很!都活腻了!”

    “来人,把人提来,我要问问他们,凭什么欺辱朕的子民!”

    殿内安静得落针可闻,乔慎瞄了眼证据和证词,不由得蹙眉,这些罪证足以抄家灭族,看来沈清台这回要成为那只敬猴的鸡了。

    殿外此时的沈清台在雨下跪得笔直,单薄的身形犹如雨中浮萍,却坚毅异常,像生了根般,纹丝未动。

    值守的侍卫看着,都心生不忍,路过会低低的劝一句将军身体要紧。

    日晒雨淋几日的沈清台现下也明白过来,明白后,直恨自己角色没皇帝转变得快!

    起初,他只想着犯事的是自己部下,以前也不是没犯过,自己去求求情,让陛下消气,事情兴许就轻轻放下了。

    就算跪了,陛下也会看在往日情分定然不会让他跪太久,可跪了几日后他想通了。

    皇帝是要所有人都打消这种念情分和功劳的念头!也要当年一起打天下的兄弟改变自己的固有思想,不要想着皇帝跟自己是过命的兄弟,要想着自己是臣,曾经的老大哥是君!

    当年的草台班子,已然成长为泱泱大国!

    而且,要命的是,他现在既跪了就要跪到皇帝满意,还不能晕倒,因为晕倒皇帝会得一个刻薄功臣的名声,会被记恨一辈子,说不定还连累子孙后代。

    街上,沈溪南冒雨往五城兵马司跑,他没带伞,身边也无人伺候,好不容易来到衙门前,全身已湿透,问了值守的门卫,却被告知言贺已不是五城兵马司指挥使了。

    “公子,言大人好像调入信勇侯建威大将军麾下效力去了,你要不去侯府问问,说不定能问到言大人的行踪。”

    沈溪南一颗心凉半截,他就是从侯府出来的,侯府哪里有言贺的消息?!

    “你可知言大人家住何处?”沈溪南不死心又问。

    “听说住在老槐巷。”

    话音刚落,沈溪南的人便冲向老槐巷方向。

    他年纪小,速度虽快,却难免体力不支,跑了很长一段后迫不得已停下来喘气,没瞧见前头有车马过来。

    这行人是官宦人家的做派,前头公子骑马,后头是女眷马车,不多会便来到他身侧。

    “溪南,你怎么在这里淋雨?”

    听到熟悉的声音,沈溪南抬头,发现是张天策骑马过来,他脸上立刻绽出笑颜,“天策,你的马可能借我?”

    “可……”

    “不可!”

    异口同声的声音,听得沈溪南一愣,不由得循声望去。

    恰好后头的马车也到了,车帘被撩开,露出张钟氏那张带有怒意的脸,“哟,这不是信勇侯家的公子吗?当初让信勇侯去皇上跟前说句好话都不肯,现在怎有脸借马?”

    “哼,我告诉你,别说是马,就是驴我们也不可能借!”张钟氏说罢狠狠瞪了眼儿子,而后冲小厮怒斥道:“还不帮公子牵马?自身难保了还想连累我家天策,晦气。”

    张天策心有不忍,喉咙动了几次,话都没说出来,最后还是低着头,满脸愧疚的跟随母亲离开了。

    沈溪南小小的身影,在风雨中突然便变得孤寂单薄,在十一年的岁月里,他从来都是顺风顺水,头回受人白眼,心头紧得喘不过气来。

    原来,这股侯府要倒的妖风如此冷冽。

    “沈兄,如果你不介意,我的马借给你。”

    突然,牵绳递到沈溪南眼前,他愣愣抬头,映入眼帘的是一张温和淡笑的脸,是吴亮。

    吴亮微笑着,眼里没有任何幸灾乐祸,有的只是担忧。

    “多谢。”沈溪南接过牵绳和马鞭,拱手行礼道:“大恩来日再报!”

    “不足挂齿,想必沈兄还有要事要忙,我就不耽搁沈兄了。”吴亮拱手回礼,并退到街旁。

    沈溪南翻身上马,再看吴亮,心中不禁生出几分愧疚,之前他还记恨七殿下偏心吴家,现在看来吴家人品性都是不错的。

    “告辞,待事后定亲自上门还马。”沈溪南说罢打马而去,片刻间已消失在春雨茫茫的街头。

    老槐巷住着大部分是有军功的将军,沈溪南刚到,还未找到言府府门,便瞧见大批官兵拿人,老老小小,男男女女,数百号人,吵吵闹闹,哭哭啼啼的,场面好不吵杂。

    “这是怎么了?”有大胆的路人好奇,与身边人讨论着。

    “终于遭报应了!这家人可不是东西,仗着有军功,硬生生将书塾先生一家的籍贯做成贱籍,然后强占了人家的女儿,害得老先生夫妇有冤无处伸,只能吊死在房梁!”、

    开国后皇帝正在全国普查人口这事沈溪南也知道,只是他不知有人胆子竟然如此大,敢将书塾先生的户籍写到贱籍。

    “哐啷。”

    有人哭闹撞到了被摘下的门匾,将‘安远将军府’几字露出来,吓得沈溪南差点没站稳。

    安远将军是沈溪南提携的人!

    “抄家?这就要抄家了?”他急得赶紧牵马,绕了两条街,左打听右打听,才找到言府。

http://www.cdyzzx.com/20_20189/902260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cdyzzx.com
17K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cdyzzx.com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