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K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茉莉—微光之城(上) > 第六章 我想去找她
    洲际大酒店30楼,下午3点15分。

    “滴滴滴—滴滴滴—滴滴滴。”

    徐正淳听到手机声音,半眯着左眼在枕头周围摸索着手机。

    “有什么事?”

    一个低沉的有点沙哑的声音带着一丝愤怒响起。自己刚刚才梦到心里的那个人儿,刚刚要触碰到她脸的时候,手机声音打断了自己梦,这么多年,她常常出现在自己的梦里,可是自己怎么都触摸不到她,遗憾,愤怒,不甘,还有不舍。我何时才能真正的站在你面前,让我能真正的摸摸你的脸。

    “老板,资料小姐离婚了。就在刚刚,民政局刚传过来的消息。”

    电话那头一个明朗而急促的男声传来。老板记挂这个资料小姐八年了,每年都要调查她的,就是不知道他们是什么关系,老板也不许我们多问,只管每年要资料。

    “资料小姐?哪个资料小姐?”

    徐正淳摸索着坐起来,拉了拉盖着下身的被子,上身露出健硕的肌肉。资料小姐?这个阿标,竟然叫英子叫资料小姐。什么?离婚?

    “就是那个资料上的——”

    “我记得!怎么回事?”

    徐正淳摸索着从床上下来,站在床边。利落的打断了阿标的声音。

    “限你10分钟出现在我面前,我要知道到底怎么回事。”

    愤怒的扔掉电话,双手在身体的四周模索着,顺着床沿模索到床尾的不远处,一个桌台上的一个透明的充电装置。上面放着一副很大的黑色宽框眼镜,正在充电。

    徐正淳摸索着拿下眼镜,给自己带上。眼前的完全茫茫一片,完全看不见,而且接通大脑的信号屏闪的很严重。

    自己从6年前右眼就已经全瞎了,只有左眼剩下一点点微弱的视力,通过高科技往自己的大脑植入芯片靠着这特殊的眼镜自己才能勉强视物,而看到的世界也并不清晰,模模糊糊的,但总比什么也看不见好。

    “该死!”眼镜现在电没充饱和,用不了。自己什么也看不见。又把眼镜放回去,摸索坐走到床边坐下。窗外的阳光照在黝黑**的身上,自己能感受到阳光的味道,伸出自己的手在眼前晃晃,而眼前却是茫茫一片,什么也看不见。

    她现在一定很伤心,一定很难过,我该怎么办?怎么办?我看不见,我该怎么办?

    重重的一拳砸在了床上。

    “该死!我现在需要一双眼睛,怎么办?”

    徐正淳痛苦的抱着自己的头,曾经乌黑浓密的头发已经全部推成了寸头。右脸下眼睑处那道直插到太阳穴后面的疤痕像一条褐色的蜈蚣一样爬在原本英俊的脸上。右眼因为长期无法正常闭合,眼球已经坏死,白白的眼球凸显的厉害,看着显得那么的触目惊心。而胸口处那道明显的疤痕直插心脏,前胸后背上错乱的疤痕,都是那些年留下,伤口已经愈合得和皮肤颜色差不多融合了,只是留下一条条肉粉色的疤痕。

    “老板!”

    阿标和华仔喘着粗气出现在房间里,看着自己的老板**着上身坐在床前,两眼空洞而无助的睁着。双拳紧紧的握成拳,手臂上的青筋暴起,感觉是一头随时都要爆发的猛兽一般。

    华仔赶紧拿了旁边床凳上的一件睡袍给徐正淳披上。

    “柜子里,把她历年的资料拿出来,一个字一个字的念给我听。”

    良久徐正淳终于开口了。从六年前眼睛看不见以后,收集来资料的资料就一直放在书房的柜子里锁着,就算后来大脑植入芯片后眼睛能视物,但也始终自己无法真正的看书,应该说是眼睛无法辨认。也没让阿标念过,更没问过里面的内容。只是每年让华仔把她的照片经过特殊处理后,让他能看见,了却这些年的思念之苦。这些年唯有在梦里能看见她。看见她转头对着自己笑的脸。

    “好!”

    阿标转身走进书房拿出资料,这些资料几年前就已经被要求转到了这里,看这些上面的折痕和磨损的程度,就知道自己的老板这些年是如何靠着这些自己完全看不见的资料活着的。他又有多少个日日夜夜靠抱着这些资料入睡的。这资料上的女人可能就是他活着的唯一理由了吧。

    华仔扶徐正淳坐在书桌前,阿标认真的念起来。

    “2年前就已经出事了,你们为什么不说。”

    徐正淳愤怒一拳锤在桌子上,腾得站起来,披在身上的浴袍滑落在地上。然后顺着桌子跪在旁边的柜子旁,在里面摸索着这些资料,紧紧的抱在自己怀里。

    “为什么你们不说,你们明明知道我看不见,为什么不告诉我。”

    徐正淳就那样跪在地上,痛苦的抱着那些资料,眼角的眼泪顺着脸颊慢慢的滑下。这是他的命,他唯一活着的理由。可是却没有告诉他,自己心爱的小女孩受到如此多的伤害,是自己疏忽了,是自己没保护好她。

    华仔看着眼前这个比自己高出一个头的男人。这是自己的救命恩人,华仔对眼前这个男人只有敬畏。跟了他二十年了,从自己10岁被淳哥从曹德的手上救下时,自己就发誓这辈子,无能如何自己都会跟着眼前这个男人,认他作哥哥,这辈子他都自己唯一要守护的人。但从六年前老板出事后,双目失明,就除了生意什么也不管了。唯一记挂的也就这个女人,不知道和淳哥是什么关系,自己唯一知道的就是淳哥爱这个女人,却又不许任何人去打扰到她。

    “老板,这个,我们怕你伤心,所——”

    阿标自知理亏,低下头任由老板除了,自己绝无怨言的。

    “算了,不怪你们。你们不知道为什么,我也不想告诉你们为什么。”

    徐正淳虽然眼睛瞎了,但心可一点没瞎。他知道阿标和华仔的忠心,他对自己的人,一向很宽容的。

    “我现在眼睛看不见,眼镜也没充好电,用不了。你们先安排人去跟着她,但是不要打扰到她。你们只管看着她,剩下的我来处理。还有去调查那个肖平南是怎么回事。谁欺负了她,我要谁付出代价。”

    徐正淳说完后就没有在理会书房中的华仔和阿标,而是摸索着站起来往门外的客厅走去。这里的装修异常的简单,除了简单的浴室、书房和卧房外什么都没有,空空的客厅里只有一套灰色的沙发,和靠窗处一台跑步机,别的什么都也没有。完全没有人生活的气息,而老板却在这个超五百平的空荡荡的房子里生活了6年。

    “好的,我们马上安排。”

    华仔扶着徐正淳在客厅的沙发上坐下,帮他穿好睡袍后,和阿标转身离开房间。

    徐正淳坐在沙发上,双目空洞的望着前方,双手的拳头拽的越来越紧。满脑子都是曾经那个小女孩的影子,那个小女孩转头朝她微笑的样子。那个小女孩看着受伤的自己泪流满面的样子。徐正淳的心在抽痛,六年了,自己变成了这样人不人,鬼不鬼的的样子。靠着那副特殊的眼镜勉强视物,靠着去了解她点滴过活。就连阿标和华仔每年寻来的照片,也必须通过特殊处理,自己才能看见。对她,心中早已连一点点期盼都不敢有了,怕自己的样子吓着她,怕她看到自己的丑样子。自己只想看着她幸福就够了。纵使不惜一切代价买下整个南风集团,纵使自己曾经多少次佯装无意的出现在南风集团,也只想要远远的望她一眼,哪怕只能看到一个模糊的样子。躲在角落里听听她的声音,也能缓解一下自己的相思之苦。

    自己一分一毫都不舍得去伤害她,总是悄悄的为她做好一切,希望她能一帆风顺的生活下去。可现在她却被那个男人给伤了。徐正淳痛苦的闭上眼睛,眼角的眼泪一滴一滴的顺着脸颊流下。心痛,痛得无法呼吸了。

    “不行,我要去找她,她那么的柔弱,我要确定她没事。”

    徐正淳摸索着到浴室里梳洗,去看看她,哪怕只是远远的望一望,只要确定她没事就好。

    当徐正淳洗脸的时候,手指触碰到脸上那道丑陋的疤痕时手指不住的颤抖。这张脸,不在是当年那张英俊的脸了。当年那张英俊的脸她都不曾记得,如今这张丑陋的脸,她能记得吗?徐正淳努力的趴在浴室的镜子上,用自己左眼仅剩的一点点视力,仔仔细细的摸着自己这张满脸疤痕的丑陋的脸。会吓着她,她那么娇弱,肯定会吓到她。

    后退一步,却没有注意脚下滑,整个人重重的摔在了地上,额头磕在了洗漱台上。

    “啊!——,啊!——。”

    徐正淳整个人蜷缩在地板上,抱着自己的身体痛苦的撕叫起来。

    “我这个鬼样子,怎么去见她,怎么去见她。”

    那个放在心间上六年不曾触碰过的人,一朝自己笃定了想去见她,可是却是这样子的局面,怎么办?我该怎么办?。

    “老二,你怎么了。”

    徐邦国在隔壁听到老二的撕叫声,赶紧赶过来。在浴室外面,看到摔倒在地的徐正淳,马上冲上前去扶起他。

    自从老二失明后基本都待在这酒店里,只是每周两次回公馆看女儿。而自己也搬到了他的隔壁住着,还在旁边开了一道门,这样只要听到这边有声音就能第一时间赶过来。老二有时他带着眼镜出去喝茶钓鱼。有时一个人坐在对着一堆资料发呆。这么些年他的情绪却从未像今天这般波动过,从未见过今天这样的他。

    扶着徐正淳到房间里,帮他擦干身上的水渍。在衣柜里拿了一套简便的家居服打算给他换上。

    “我今天想穿正式点。”良久后徐正淳轻轻的开口了。

    “好。”

    徐邦国放下家居服,又从里面取出一套高端定制的灰色羊绒西装出来,扶徐正淳坐好。

    这几年他过得太苦了,活着跟死去又有什么区别呢。当初送到医院时,他已经没了呼吸。爷爷用了生命剂救他,他整整昏迷了一个月,在床上躺了差不多一年才算真正活过来。但眼睛瞎了,容也毁了。

    “我想去见她,我想见她。”

    徐正淳反手转住徐邦国的手,嘴唇在颤抖着,那种不言而喻的痛苦蔓延至整个脸,左眼的眼底的颜色深不可测。

    “见她?谁?”

    这次轮到徐邦国惊讶了,6年来老二几乎不见外人的。连家人也只是固定的时间回去看看,平时除了这个酒店就是一个人独自在茶楼或山庄。他想见谁?

    他的哪些前妻吗?不可能,蔡心儿已经去了美国八年,财务每年都按照他的要求给她一笔钱,算是徐正淳养着这个前妻吧,但她是不可能回来,因为她不爱他,一点都不爱,而且她是被老二流放的,除非老二命令,不然她是不敢回了的。

    罗蕊被判了十五年,但得知老二死了后,人就疯了。这些年,老二都是安排人去照顾她,自己却从未去看过一次,对这个前妻,老二算顶多是救赎她吧,所以更是不可能的。那他想见谁?

    “哥,你来。你看看她,她可漂亮了。”

    徐正淳站起了摸索走出房间,又慢慢的摸索到书房在桌子上摸索着拿了一叠资料递给徐邦国。轻轻的说着,空洞的没有神采的眼睛望着徐邦国。他想她,真的很想,那个自己只能在梦里见到的小女孩。

    徐邦国接过资料快速的翻看起来,整整八年的记录。每个月都有一张照片,上面备注着时间。照片上的女子,长得很干净。虽然不是算不得大美人,但是很精致很干净,就像个天使。

    原来老二想去见她,六年前,那个救老二的女子。老二在昏迷前就下令所有人不许去找她,不许去打扰她。虽然她这么些年一直在老二旗下的南风集团上班,但因为不许打听也就没了她消息。而且老二恢复后,他就把南风集团就交回给老二了,自己没在管理。原来老二这些年一直都小心的护着她,但是她救他是六年前的事,但这些资料却有整整八年,多出两年怎么回事?

    “八年的记录?”

    徐邦国拿着资料,疑惑的看着徐正淳。这不符合常理呀。

    “我八年前就认识她了,只是她有严重的辨识障碍症,所以她不认识我。只会觉得我熟悉,不记得我们见过。所以我都只能一次一次的去重新让她认识我。直到六年前,那是最后一次真正的见面吧,却是她救我。后来我怕的我样子吓着她,我都是悄悄的去南风集团,听她的声音来缓解自己的相思之苦。有时是她的上级录声音给我听的,我这些年就是靠着这些声音和资料过活的。她的每一届上级都是我亲自安排的人,目的就是为了照顾她。”

    徐正淳摸索着桌子上的照片,拿起照片放在自己的眼前,用尽全力的想看看,眼前却是模糊的一片。他把那张照片轻轻的放在自己的胸口前。靠近自己心脏最近最近的地方。六年了,他靠着这堆资料活了六年。原本以为只要自己小心翼翼的护着她,她就能得到幸福,却没想到是如今这个局面。当初就不该躲起来做隐形人,应该站在她面前,去护着她。后悔了,他真的后悔了。

    “老二,去找她”

    徐邦国快速的帮徐正淳穿上刚刚拿出来的一套西装,整理好衣服,还特地配了一条深蓝色的暗花纹领带。如果不看老二的脸,他身材挺拔、修长、均匀,肌肉健硕,饱满。他完完全全的一副衣架子。光看着都是很吸引人的。

    “我来做你的眼睛,我帮你见到她,告诉你她的模样。”

    他看到自己弟弟痛苦的样子,自己的心也一阵抽痛。这六年他活的太痛苦了,太痛苦了。大家一直怕他终有一天会崩塌,然后彻底离开大家,现在我知道了他活着的理由是那个小女孩。那我就一定要帮他,要给他这个让他活下去的理由。

    眼镜充好电后,徐邦国帮徐正淳佩戴好眼镜,佩戴好眼镜的徐正淳与常人无二,只是他的眼里看到的东西全是经过数字分析后成像,眼镜精准的程度可以正常的代替人眼。除了无法正常识字外,他可以正常的工作,生活,分辨颜色,甚至可以开车。定制的另一副更加轻巧一些,精度更高的,下周就应该能到了。家里想尽一切办法希望他能像正常人一样生活。

    “华仔,她现在在什么地方?”

    能基本视物后的徐正淳马上接通华仔的电话,只想知道她现在如何。

    “老板英子小姐从民政局出来后一直坐在岭南山公园。我安排了不同的人在她附件活动。”

    华仔在电话那端仔细的汇报情况。

    “我马上过来。”

    徐正淳和徐邦国快步走进电梯。

http://www.cdyzzx.com/19_19856/887867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cdyzzx.com
17K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cdyzzx.com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