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K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茉莉—微光之城(上) > 第八章 夜钓者
    河堤上寒冷的风吹过,吸了吸鼻子,不远处看着一个卖考红薯的,顺着风空气中飘着淡淡的红薯香味。

    “老板,给我挑个红薯吧。”

    一天没吃东西,直到闻着红薯的香味,才感觉到有点饿了、

    “好的,我家红薯可甜了,包准你吃了下次还想吃”。

    老板是个健谈的人,嘴里说着话,但手上的动作也没停过。

    “恩,谢谢老板”。

    我接过红薯,轻声的道了声谢。低头凑近,深深的吸了一口红薯的香气。

    “真的很香”。

    我拿着红薯,越过护栏,顺着岸边的梯子走到河堤下面。下面没灯,很暗了。这里天气好的时候,这里是个好的夜钓地方,大约20米的距离有一个泄洪口。我顺着河堤走过泄洪口。在不远处的一堆乱石堆上坐下。

    手中的红薯传来阵阵热意,我把红薯放在腿上,蹭着手上的温度在脸上,耳朵上来回的捂着。我是冻太久了,半天都感觉不到暖意。

    轻轻的剥开红薯的皮,浓浓的香味四散开来,真的是饿了,我大口的吃了起来。吃完后,感觉身体暖和那么一点点了,肚子里有东西了,人自然也就暖和些了。

    坐在乱石堆上,望着波光粼粼的河面,我拿起别在大衣领上的胸针,散发出阵阵茉莉花香,最爱的味道,我想爸爸了。

    滨河是Z城人的母亲河,肖平南不只一次说。Z城人提起这条河,满满的都是骄傲。它灌溉了周围近百万公顷的山林、果园和良田。风一阵一阵的吹拂在脸上,刚刚的温暖很快又散去了。身体冷得开始有点发抖,牙齿也不自主的颤抖起来。

    没过一会,我就看见一个拿着渔具的男人慢慢的从河堤上下来,在泄洪口的另一端坐下,开始摆弄自己的渔具。

    这么冷的天气还来钓鱼,这是真爱了吧。

    我看了一眼,转过头,又呆呆的看着河面。伏下头,把头埋在手臂间,抱着自己,眼泪就如同是洪水般,收不住了。这里也没什么人,那就让自己放肆的流着泪吧。

    徐正淳一直静静的坐在泄洪口的另一端,把自己佯装成夜钓的人守着她。自己选择的距离是在眼镜得可视范围内,同时也可以保证如果她遇到危险,自己能在十秒内迅速的出现在她的身边。就这样隔着一个泄洪口坐在,时刻关注着她的情况,这个距离能清楚的听到她轻微的抽泣声。可以感觉得到,现在的她已经哭成泪人了。徐正淳的心像在被刀插一样,她这样不住的抽泣着,而他的心随着她的抽泣声一下下像被刀插着一样痛。

    “小女孩,你现在有多痛,我就有多痛。”

    徐正淳就这样专心的注视着泄洪口另一边的情况。

    “嘀嘀嘀!嘀嘀嘀!嘀嘀嘀。"

    过了好一会儿泄洪口的另一边传来一阵手机来电的声音。

    “急啥子嘛,我今天晚上肯定是要钓到鱼才得回来的,你们各人先休息”。

    一个粗犷、低沉、有些沙哑的声音在泄洪口的另一边响起。

    我静静的听着,今天这么冷的天气,竟然还有人夜钓。看来真的是个爱钓鱼的人。但怎么听着这个声音,有点点熟悉,好像听过?

    “啊!就是这个样子,我今晚钓不到鱼我就不回来了”。

    徐正淳挂断了电话,这是徐邦国的电话,问他需不需要帮助。

    “喂!你一个人这么晚在这里干嘛?我都看你在这1小时了。晚上一个人很危险。”

    徐正淳忍着内心的煎熬,忍着自己可能随时都要冲上前去抱住她的冲动。

    “您是在和我说话吗?”

    我下意识的看了看周围,只有一个人。难道是在和我说?虽然他开始说的是本地话,但是怎么感觉还是有点点熟悉。他没动,也没想靠近我,应该不会遇到坏人吧。

    “对呀,就是和你说”。

    徐正淳尽力的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寻常些。

    “听口音,你不是Z城人。你是哪里人?”

    徐正淳站起来,收回自己的鱼竿,然后在看着甩出去,又慢慢坐下。自己用了最老土,最笨的方式和她说着。

    “你是不是遇到啥子事情了。不然一个姑娘大晚上跑到这个地方来喝冷风。”

    徐正淳放下手中的鱼竿,站了起来。不行,我得过去看看她,确定她好好的。自己也太想念她了,太想她了,怕自己会控制不住自己的冲动。

    “没事,就想吹吹风,要离开了,就想在看看它。”

    我的声音有点颤抖,下意识的抱着自己的大腿。把脸埋进两腿间。泄洪口的另一边并没有在传来声音。我抬头看向泄洪口的另一端,没人在了。再次把脸埋进两腿间,感觉这样才能有点温暖。原来孤独是这样的滋味。

    徐正淳轻轻的走到心爱的小女孩身后,这么多年了,第一次离她这么近。她身上传来阵阵的茉莉花香。她瘦了好多,原本就很瘦弱的身体,现在看着更瘦小了,这两年她一定受了太多苦。怪自己,太沉溺于自己的痛苦中了,以为不打扰她就是对她最好的,是自己错了。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去弥补这几年的错失。

    徐正淳轻轻的站在她的身后,看着她那样抱着自己的腿蜷缩在哪里,轻轻的呼吸着。能听到她牙齿在颤抖的声音,她一定很冷。

    “我刚想起车上有张毯子,拿过来给你披下,免得你感冒了。”

    突然一个声音在背后响起。我一惊,腾的站起来。结果没站稳,整个人重心不稳,往后倒去。

    “啊——”

    我吓得尖叫一声,却被一只手迅速的扶住快要倒下的身体,拉着站好。

    “你不用担心,我不是坏人,只是想着你一个人在这坐了这么久,肯定冷透了,我给你拿个毯子,免得你感冒。”

    徐正淳手里拿着毯子,伸到我的面前。我是很冷,但没伸手去接。只是看着眼前这个很高大的男人,看身形有点熟悉,是在哪见过?

    借着微弱的月光,眼前这个男人,穿着一件深色的大衣,寸头、鼻梁上挂着一副黑色粗框眼镜。那眼镜看着比平时的眼镜要大些,几乎遮住了他的半个脸,像是要遮挡什么一样。而他的右眼睁得很大,只有眼白,没有眼眸,显然他右眼看不见。月光微弱,虽然看不清男人的长相,只是感觉这个高大的男人有点点熟悉。

    男人见我没有接他的毯子,就扯开毯子把我给裹了起来。但他的动作着实把自己吓了一跳。

    “不用担心,我不是坏人,你穿这么少,我只是担心你冷。”

    男人的声音很低沉,但很温柔,有点点熟悉的感觉。总觉得听过,但想不起来。

    终于站在了自己朝思暮想的人儿的面前,徐正淳能感觉到自己手在颤抖。心爱的小女孩,六年了,我终于能站在你面前了,可是你却不记得我。没关系,我会让你记得我的。

    “谢谢。”

    我对着他微微一笑,裹着毯子又坐在了石头上。

    男人没有离开,只是在我背后也找了块石头坐下。

    徐正淳看着河面,点了支烟。他就像这样静静的望着她,纵使黑暗看不清她的脸,但他能听到她轻微的呼吸声。

    “姑娘,你怎么了?”

    徐正淳深深的吸了口烟,吐出烟圈。他一直的在强装着镇定,强压着自己内心的渴望。

    “我可不是什么姑娘,是个半老徐娘。还有吗?也给我一支吧。”

    我转过头,看着这个陌生的男人,感觉自己不怕他,就对他笑了笑,自嘲道。

    不管他是不是坏人,现在有什么好想的呢,也许今天就是他陪我这最后一程吧。

    没错自己已经没有想要活着的勇气了,太累了。

    “你抽烟的呀?看着你的样子顶天了也就25、26岁。怎么可能半老徐娘”。

    徐正淳知道英子不抽烟的,但没关系,自己在她身边了,能快速的作出反应的。

    手伸进裤袋里拿烟递给我,还拿了打火机给我点燃。

    徐正淳知道这样离她能近点,看这样子她是真打算今天就从这里跳下去了。还好我今天在这,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小女孩,曾经是你才让我有了活下去的勇气,也是因为爱你,支撑着我活了这些年,今天我怎么能让你自己伤害你自己呢?

    我接过点燃的烟,猛吸了一口。一股呛人油辣的味道马上充斥满了整个鼻腔,口腔,眼泪径直被呛了出来。

    “咳!咳!”

    我颤抖着咳出声来。

    “你不会抽烟的!”

    陌生男人一把夺过我手指间的烟,一下扔进河里。轻轻的帮我拍着背,顺着气。动作很轻,很轻。

    傻瓜,你这样我很心痛。

    我对他的动作并不反感,反而觉得很安心,像是一个熟悉的人,可是我不记得认识这样一个人?

    “女人,抽什么烟。”

    说着从大衣袋里掏出一条未开封的口香糖递给给我。

    “给你,你吃这个。”

    自己有个习惯,就是钓鱼的时候嚼口香糖,所有华仔总会在衣服袋子里放一条。以前心里苦,总会嚼嚼甜的东西,这样感觉好受些。

    我看着伸过来的手,没有伸手去拿,而是看着他。眼前这个男人给自己一种说不出的熟悉感,总觉得自己见过他,但是又不记得自己在哪见过。

    “谢谢你!我是不是见过你”

    越来越感觉自己见过这个人,但是在哪见过呢?

    “嗨!谢什么,大街上那么多人,也许曾经偶遇过呢。”

    徐正淳不打算告诉他自己是谁,这样她对今晚在这里的偶遇不会那么的防备,这样自己才能有机会真正的站在她的面前,告诉她自己是谁。

    “人生总会遇到点坎坷的。有些事想想就过去了,不要那么想不开。”

    男人抓起我的手,把口香糖放在我的掌心中。

    握着她手的那一刻,徐正淳的防线彻底的崩塌了。她的手还是那么小巧纤细。手很冰凉,她一定很冷。说着又把自己身上的大衣脱下来给她披上,太想去抱着她了。

    “你呢?”

    我疑惑的看着这个陌生男人,他竟然把自己的大衣脱下了给我披上,这里这么冷,他也会冻着的。咦?这个男人,大衣里面竟然穿的是一套西装,还打着一条领带。穿这么讲究的人,大晚上跑到这钓鱼?

    “我男人,不冷。”

    徐正淳看了看自己身上的西装,不知道自己这样的穿着她会不会觉得好笑,钓鱼穿西装过来。其实自己只是想有个好点的样子出现在她面前。

    “不开心时,吃颗糖。嘴里甜了,心里也就没那么苦了。”

    陌生男人退后一步,与我拉开两小步的距离,找个地方坐下。

    徐正淳望着眼前这个人儿,他不敢说太多,怕自己一不小心说漏了嘴,怕自己的举动会吓着她,也不敢离她太近,这样她会害怕。这个距离刚好,她需要的时候自己能立马在。

    “嘴里甜了,心里就没那么苦了?”

    我拆开口香糖的包装,放了一颗在嘴里,轻轻的嚼着,一股甜意充斥着自己整个口腔。

    “这就对了,是不是嘴里甜了心就没那么苦了。”

    徐正淳推了下挂在鼻梁上笨重的眼镜,他想看清她,很想,很想。这是那张在自己梦里一次一次出现的面孔。

    “你还这么年轻,为有些事不值得。人总会在不同的时间里遇到不同的人,但你要相信在这个世界上总一个人在等你,他会拼了命护着你。”

    徐正淳低着头猛吸着烟,吐出的烟圈在面前慢慢的消散掉。他不知道自己得忍下多大的冲动,才能控制住自己,那种求而不得的心情得把他逼忍成什么样。

    月亮已经很高了,在月亮的周围泛起几朵白云,在月光下,显得格外的冷清,明亮的天空没有一点点星辰。两个人就这样一前一后的坐着,没动。

    “你给我说说怎么回事吧,我做你的听众。”

    徐正淳坐在她的后面,看着眼前这个自己渴望已久的小女孩,她还是那个小女孩。

    “其实也没什么,就是觉得人心无常,物是人非。想和这个生活了六年的城市告个别。”

    “你是离婚了吧?”

    陌生男人很直接的问道。

    “嗯,今天下午。”

    我点点了头,并没有隐瞒,这也不是什么不好的事情,在说是陌生人,今天见了,以后也不会见到,所有没有关系。嘴里的口香糖已经没有甜味了,吐在包装纸上,细细的包好,放进衣袋。

    “我来这个城市六年了,但终究家还是散了,我也从哪儿来,该回哪儿去了。”

    接着又拆了一颗放在嘴里嚼着,一股甜意马上充斥着我的整个口腔。嘴甜了,心就不那么苦了。

    “我放过他,也放过我自己。一切就这样结束才是最好的。”

    我望着河面,月光洒在河面上,随着水波一阵一阵滚向乱石堆中消失掉。

    徐正淳没有接话,只是吸着烟,看着他的小女孩,这一刻的她连活着的勇气我都感觉不到了,如果今晚不是我守在这里,那她会做出什么样的傻事来呢?

    “人生很奇妙的,也许你现在觉得很痛,很难过。但你熬过这段时间,你会发现,原来这只是也仅仅是人生中的一段小插曲,有些人的插曲快了点结束,有些人的结束的晚了点。但是我们所有人最终都会,也终究会去寻找真正的自己,那个内心深处的自己。”

    陌生男人的声音再次响起,他弹走手指间的烟蒂,烟蒂上的星火在空中划出一个漂亮的弧形,迅速的掉进水里熄灭,消失不见。轻轻的站起来,走向我,在我的旁边坐了下来,帮我拉了拉滑下去的大衣。

    我对他的向前并不反感,也没避让,只是安静的和他坐在那里。

    “恩!”

    我轻轻的应了声,不在愿意说话了。只是呆呆的望着河面。

    如果我从这里跳下去,我是不是就不会在这样痛苦了。所有的一切都还历历在目,但一切都已经变了。肖平南不明白为什么?我也不能和他说为什么,所以这一切都只能是我自己来承担。

    小女孩就那样紧紧的抱着自己的两条腿,蜷缩在哪里坐着,一动不动,披在身上的大衣滑落下来。

    陌生男人轻轻的捡起,又给她披上。这样重复了3次,但身边这个男人始终没有要离开的意思。我听到他一直吸着鼻子的声音,他也冻坏了。

http://www.cdyzzx.com/19_19856/887867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cdyzzx.com
17K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cdyzzx.com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