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K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茉莉—微光之城(上) > 第七章 借钱
    我不知在岭南公园坐了多久,只是感觉自己身体越来越冷了,天也渐渐的暗了下来。公园的路灯都亮起了。身边偶尔两三人经过,有说有笑的。

    抬腕看了一眼手腕上的表,已经晚上6点半了。

    “呵,原来我在这坐了2个小时了”。

    拿出手机,干净的屏保没有一条信息一个电话。黯然的放下手摇了摇头,也许离婚不是可怕的,可怕的是这份孤独无助吧。抬起头,仰望着西边天际的最后一缕光线。

    “天黑了。”

    有点失笑的看着最后的那一抹光线,8年前的自己,也是在最后一抹光线结束前赶到这个公园你,拉起那个男人的手,告诉他,自己想和他有个家的。

    从自己偷偷选择和他结婚的那一刻起,其实就已经注定了这样的结局了,只是这两年来,自己骗着自己。自己不肯放过自己罢了。

    这些年自己已经习惯了报喜不报忧,爸爸不知道。不是不想说,而是自己没脸说。

    “原来是自己把自己逼到如此境地的。”

    我看着西边最后一缕光线消失在眼前,慢慢的低下了头。用已经冻得麻烦的手捂住自己的脸,把眼眶里的眼泪强行逼回去。已经学会了自己去承担了。好吧!我不能去想那些痛苦的事情,我得找个地方睡一觉才行。现在的自己真的很累,像被人抽走了灵魂一般,没有了思考的能力。

    撑着椅子站起来,刚走两步,又马上扶着住路边的树木。原来坐太久了,双脚已经冻的麻木了。每迈出一步,都钻心的钝痛。可这点痛,那比得上心的痛。

    房子给了肖平南,现在自己没有地方可以去了,那就在附件先找个酒店住下吧,日子总得要过的。

    拿起手机,才想起,昨晚我把所有的现钱都给了肖平南,一分都没给自己留下,想起昨晚肖平南的贪婪的眼神,我无奈的笑着低下了头。如果不是我说答应他的要求,我相信别说两年,再过个8年他也会和我耗着,折磨我。他要的自始至终都是钱。

    “好吧,现在看来真的是无路可走了。”

    拖着无力的身子,穿过滨江大道,来到滨江河的堤岸上,天气暖和时,总会有人在这里夜钓。现在已经寒冬了,大家也都不在愿意出来吹冷风了,堤岸边显得格外的冷清了。

    收紧身上的大衣,把手提包挂在手腕上。对着自己的手心哈了口气,来回搓着手心,手心暖和了。轻轻的覆在脸颊上,脸颊冰冷,鼻尖已经冻得生痛了。

    手心的温暖快速的从手心传入到脸颊,有那么一丝丝的温暖。轻轻拍了一下。又重复的哈了口气,覆在脸颊,直到脸颊稍微有点温度。终于感觉到一点暖和了。

    我靠在护栏上,深深的吸了口气。终于拿出手机,给梅子发了条信息。

    “梅子,我和肖平南离婚了,现在身无分文。你能给我转500块吗?我需要找个住的地方”。

    梅子是我唯一的妹妹,同父异母的妹妹,但现在也只有梅子肯帮我的。我在这里发生的事她都知道,我也只敢和她说。虽然不是一个妈妈生的,但我们的关系却并没受到任何影响,相反我们更加珍惜彼此的姐妹情谊。

    发完信息叹了口气,放下手机,踹进衣兜里。

    现在梅子是唯一会管我的人了。

    “滴滴滴!滴滴滴!滴滴滴”。

    手机来电的声音划过这安静的夜晚,接起电话。

    “姐,你现在在哪?”

    电话那头传来梅子焦急的声音,焦急的声音里充满了担忧和关心。

    “我在河堤上,不知道去哪?”

    我珉了下几乎麻木的嘴唇,扶着栏杆,慢慢的蹲了下去。

    “你在河堤上干什么?你不要干傻事呀。”

    电话那头梅子焦急的问我,慢慢的梅子的哭声传来。

    “姐,你不要吓我,姐——姐——求你了,你不要吓我。”

    梅子以为我想不开,竟然哭了起来。

    “放心吧,我没事,我只是想让自己冷静下。事情都结束了,我再也不用受这份苦了。这两年,我也累了。”

    虽然我竭力的保持冷静,但是一想到自己所受的伤害,眼泪就如同决堤的洪水一般蜂拥而来,冲破了我的最后一道防线。听到梅子的哭声时,我的心也崩塌了。我握着手机,蹲在地上声嘶力竭的哭了起来。

    不远处的一辆越野车上,徐正淳听着不远处传来声嘶力竭的哭声。手上紧紧的握成拳,关节因为挤压发出咔咔的声音。而自己也闭上眼睛,眼角的泪滴一滴一滴的滑落。此刻英子有多痛,他就有多痛。小女孩,你受苦了。

    “姐,你不要哭,我马上转钱给你,你找个酒店住下,哪也别去。我来接你回家,我马上来接你。”

    梅子知道自己的姐姐这次是真的被伤害到了,不然她忍受了2年,怎么可能轻易的放手呢。

    大约20秒后手机再次传来滴滴声。

    是梅子的转账信息,接着梅子的电话又过来了。

    “姐,我先给你转了5000元,你先去找酒店住下。不管有什么事一定等我到了在说,你千万不要想不开。我现在马上过来接你,我们回家,你还有我,有爸爸,我们爱你。”

    “嗯,我回家。”

    我握着电话,重重的点着头,现在的我,除了回家,还能怎么办?

    “梅子,我的心真的好痛,好痛,我感觉自己要死去了。”

    打好的字又删掉。我始终还是不愿意让家人担心我。30年了,我和厥家人的关系始终都是这样,亲密又疏远的。也许是该要重头来过了。

    母亲在我6年前就已经明确说明,我不可以在回厥家。既然我已经嫁人,那就不可以在踏进厥家半步。我这回去又当何去何从呢?爸爸这些年明着不敢来Z城看我,但也总是悄悄的和我联系,悄悄的让梅子以旅游的名义来找我。

    但爸爸才是我最不愿意让他知道我不幸福的人了。

    “放心吧,我调整下,生活终究是要继续的。”

    又重新编了一段新的,回复过去。

    “姐,你能这样想就对了,世间那么多好男人,不但只有他一个,你会遇到那个真正对你好的人。我们生活要继续的,我来接你回家,我们一切重新来过”。

    梅子只知道我和她不是一个妈妈生的,却不知道为什么我不能回家,她一直以为是因为我偷偷嫁了人,忤逆了长辈,被母亲赶除了的。其实我是被母亲驱逐的。因为当年母亲接受我回厥家的唯一条件就是我20岁必须离开厥家。母亲视我为耻辱。

    “先不要告诉爸爸我的事,我亲自告诉他。”

    我又发了一条信息给梅子。先瞒着爸爸吧,等我调整好自己,在去面对。

    收拾好眼泪,慢慢的站起来,望着那滚滚的滨江河,自己突然有了一个想要下坐坐的想法,也顾不得自己身上的凉冷,只是想在离开前去坐坐,来了6年,从来没有下到泄洪口那边去看看。那就撑着今天到了这里,就去看看吧。

    “哥,她是不是离开了,我怎么听不到她的声音了?”

    徐正淳扶着眼镜,伸直脖子,向前看,侧着头想听听她的声音。这眼镜得可视距离太短,不足50米,可现在离她的距离有点远,自己根本看不见,只能靠耳朵听,还好今天这边人很少,干扰不多。不然自己也没法分辨。

    “她应该是饿了,在买红薯吃。”

    徐邦国看着远处那个瘦弱的身影,她能去买吃的,说明她没有想不开,只是想要自己冷静下。

    “她能买吃的,说明她没有想不开,我想靠近点她。”

http://www.cdyzzx.com/19_19856/887867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cdyzzx.com
17K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cdyzzx.com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