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K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茉莉—微光之城(上) > 第五章 往后 不见
    六年后!

    “往后,不见”!

    我接过办事人员递过来的离婚证,没看一眼,就迅速的塞进大衣口袋。

    正了正背脊,径直大步从肖平南的身侧走过。在侧头看了一眼这张曾经让我疯狂,让我迷醉,让我沉沦的脸。这个曾经我用尽全部力气去爱的男人。这个我曾经以为他就是我这一生唯一的男人的人,这个说要给我这个全世界最稳妥幸福的男人。

    今天,就在今天我把他从我的心里,从我的身体里,硬生生的扯出来了。往后不在有交集了。

    八年前的今天,自己不远千里驱车来到这个城市,和这个男人结婚,以为自己从此直接就有了一个安稳的家。六年前,我不顾爸爸反对毅然决然的选择到他的城市,习惯他的生活。一切以他为重,但原来这一切假的,我不过活成了一个笑话。

    就在两个身影重叠又迅速分离的那一刹那间,眼泪终于脱眶而出。所有的心酸,委屈,不甘,混着眼泪一并流出。他折磨了我2年了,最终我还是放了他了。也许真的是我用尽全力的去爱过吧,现在只能是爱过了。

    “那个,好吧,不见。”

    肖平南松了口气,声音在身后响起,英俊的脸上带着鄙夷,嘴角一丝得意的笑。这下终于摆脱这个瘟神了。

    “滴滴滴!滴滴滴!滴滴滴!”

    背后的电话声很不合事宜的响起。

    “喂!玲玲!是的,都已经办妥了。恩,已经办完了。她什么都没要,净身出户的。我终于自由了,她在也不会横在我俩中间。你等着我,我马上过来”。

    电话这头的肖平南兴奋的说着,语气中难以掩饰的兴奋。抓起柜台上的离婚证,迅速的快步的与英子的身体擦肩而过。

    “这种男人,不值得。”

    柜台后面的办事人员,鄙夷的看着迅速离开的肖平南,轻轻的自顾自的说着。我转头,嘴角轻轻的上扬,算是微笑的朝办事人员点了下头。

    腿有点软,身体像是被一下抽空了一样。踉跄的串了一步,下意识的扶住大厅里的椅子。嘴角抽动着,眼泪不住的往外流。

    稳定好情绪,重重的叹了口气,扶住椅子定定的站了站。手指狠狠的抹去眼角的泪水。整理了下大衣,拎着包昂首径直走出民政大楼的大门。

    “既然这是他想要的,那就做最后的成全吧。”

    爱了他十年,不在纠缠他,是能给他的最后温柔。也该在这个男人编织的谎言中醒来了。

    我叫英子。大家没看错。我离婚了,刚刚那个男人我认识了他十年,他做了我八年的我丈夫,不过现在他是我前夫了。这个男人叫肖平南。

    我把大衣的衣领立起来,办证大厅外的空气有些冷,我深深的吸了下鼻子,把手揣进大衣兜里,手指触碰到离婚证的那一刹那,心里像插着一把尖刀。脑子里挥不去的是他那狠绝,无情的声音,那厌恶,恶心的表情。

    “和你在一起,我永远当不了老板。”

    肖平南的话语犹如在耳边暴起一样,挥之不去。

    “你有多大能耐,和你一起10年了,难道我不知道吗?原本以为你有个好家庭,结果你有个偏心的母亲。结婚这八年除了这套房子,你还有什么?”

    “你除了每年能从父亲给你存的信托基金里拿出二十万作为你的生活开支外,你还有什么?你自己不过是南风集团一个万年不升职的小职员而已。靠着那点微薄的工资,你能有多大能耐?

    “知道从那次流产后,知道为什么这么多年你都在也怀不上孕吗?我告诉你,我从来没爱过你,还记得每晚的那杯热水吗?我一直在给你吃避孕药,你如何怀孕。”

    肖平南一下给了我太多的信息,从那青筋暴起的额头,冒着汗珠,我就知道这个男人已经到了穷凶极恶的地步了。他一把把我推倒在地板上,居高临下的看着英子。

    “你以为你是个什么东西。”

    一巴掌狠狠的甩在脸上,脸火辣辣的。

    “原来一直是你,原来是你”

    我指着他,狠狠的看着他,眼里的愤怒,不甘,屈辱。为了能怀孕,自己这几年被逼的吃了多少中药,自己被他妈妈明里暗里骂了多少次。原来一直都是他搞得鬼。

    “是我又怎样”。

    一巴掌再次甩来。嘴角浸出血来,我无力的趴在了地面,头深深的埋在了两手臂中间。无声的抽泣,肩膀随着抽泣抖动着。

    “当初和你在一起不过是看在你家算得上个小康,有一家自己的建材公司,而你父亲对你又好。以为那个公司会交到你手上。这样是你的也就是我的了。那知这么些年,不管我怎么在你耳边吹风,你都不曾向他们伸手要过半分。我的计划就这样落空了。我等了10年,计划了10年。不好意思,我已经不想陪你玩了。”

    肖平南一步跨过我的身体,抓起我的头发,把我狠狠的往地板上撞去。

    “不是你的东西,凭什么给你”。

    我转着头,望着眼前这个让自己觉得陌生的男人,嘴角挂起淡淡的笑。原来我只是一直生活在谎言里,这个男人,我从未真正的看懂过。

    “你笑,你笑什么?你才是个笑话。既然在你身上我什么也得不到,那我留着你有何用?你不过是我人生路上的一块踏脚石。你不要挡着我发展的路,我怎么甘愿一辈子打工。我要做老板,我要拥有自己的事业。玲玲答应了我,只要和你离婚,娶她。我们就马上可以合伙开公司了。至于你从哪儿来,滚回哪儿去,不要在碍着我了”。

    这个男人已经彻底的被权力和诱惑冲昏了头,无药可救了。

    那冰冷的声音在我的耳边一遍一遍的回荡,一次次的往我的心上插着刀子。闭上眼,任由眼泪顺着脸颊的留下。心痛的无法呼吸。还能清晰的感受到他那狠绝的眼神,冰冷的话语,还有那赤红的眼睛里像狼一样的贪婪,没有一丝情感。还能感觉到脸颊的痛,火辣辣的痛。

    一个人不爱你,就算你把自己低到尘埃里,他也不爱你。原来这一切都是谎言。

    那一刻,我的心凉了。原来他是这般贪婪的人,我用了十年看清他,还好只是十年,我还能重头来过。我是英子,我自小独立,不管经历多少,我都能重头来过。

    他永远也不知道我为什么称梁美笑为母亲。他永远不知道爸爸为我和梅子存的信托基金的数额是多少。因为这些是我答应爸爸的,他不配知道。

    我一个人独自在滨江大道上渡着步,没有目的的走着,房子给了他,车子给了他,现有的存款也给了他。

    “呵,现在还真是一无所有了,连今晚住哪都不知道了。”

    虽然自己不缺钱,但事情已至此了,一股绝望油然而生,望着滨江里滚滚涛涛的江水。突然感觉自己好像活得好累了。

    “这就是我的结局吗?”

    今天天气很冷,寒风卷起地上的银杏叶,在空气中盘旋着,风吹起了裙角。滨江两岸上的人很少,偶尔一个人从身边深色匆匆的路过。

    “这如八年前第一次来到这个城市一般的景致无二,八年未曾改变,但终究物是人非了。”

    我喃喃自语道。

    “阿嚏”。

    一个喷嚏把我拉回了现实,在这个城市生活了六年,始终都无法适应这里的冬天,该离开了。决定离婚的时候就已经递交了离职申请,离开这个我服务了6年的公司,昨天已经办完所有的交接手续了。回去吧,换个生活方式也行的。

    这个城市的冬天非常的干燥,阳光下能清晰看到空气中四扬的灰尘,充斥着泥土的味道。

    滨江大道右侧的银杏树叶已经落得差不多,光秃秃的树干上来零星的挂着几片未来得及掉落的银杏叶,一眼望去,好不清冷。地面上像一条金龙匍匐着。踩上去脚下发出“哧、哧”的声响。一阵风吹过,树上仅剩的叶子随着风,慢慢的盘旋而下,轻轻的落下。我分明听到了挣脱的声音,撕裂的声音,很清晰,很清晰。

    我一直沿着滨江大道走着、走着,没有目的。这条大道足足30公里,左侧是滨江河,右侧是岭南山公园。Z城著名的岭南山公馆就这这公园里面。眼前这看了六年都没看腻的景致,从春到夏在到秋在过冬,河岸上的颜色都不尽相同。今天突然觉得全部失去了颜色。

    “也许这一开始就错了,也许我真的不该那么执着”。

    风轻轻撩起我的长发,我伸手轻轻的顺了顺它们。

    “他说过,他最喜欢我的长发,黑亮柔顺,就像瀑布一样”

    我轻轻的顺着,原来人的口味会变的呀,我一直以为人会很长情的,但没想到人心如此薄情。

    “呵呵呵!呵呵呵!”

    我笑出声来,无力的扶着护栏,原来,人心如此不堪。

    转身靠着护栏,心痛的拽紧拳头,指甲已经深深的嵌进了手掌中,麻木而不自知。

    “原来一起都不值得,不值得”。

    我狠狠的一拳砸在护栏上,护栏发出嗡嗡的闷哼声。早知是这般境地6年前我就应该留在G城,不到这里来。抛开自己熟悉的地方,到今天自己却连个去处都没有了。

    任风吹着我,鼻子已经冻得通红了,手指麻木。我转身绕过小路,走进滨岭南公园。这里是我晨跑的地方,今天是周三,八年前的今天我踹着从家里偷出来的户口本,独自驱车近2千公里来到这个城市和他结婚。八年后,还是今天,曾经的我是匆匆一人来,如今的我终归一人走。公园里并没有什么人迹。我寻了一处偏僻的座椅坐下。呆呆的望着周遭。这里的一草一木我都很熟悉,曾经住的涛汇天地离这里只有10分钟路程,自己每天上班下班都经过这里。如今要走了,来跟这里的一草一木倒个别,往后可能不会在见了。

    “去我的家乡生活,我的家乡空气很好的,一年四季分明,在哪里我们生两个孩子,晚饭后,我们就去岭南公园散步。在滨江河道上晨拍,那样的日子过得好不惬意。我就想这样惬意的和你过一辈子”。

    那些甜言蜜语还在耳边回荡着。

http://www.cdyzzx.com/19_19856/887866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cdyzzx.com
17K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cdyzzx.com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